啰嗦长文,慎读

1)

我有幸拜读到兔主席今天的文章,关于西方是如何叙事中国抗疫和疫情源头的,和底层逻辑。文章极其精彩,真实、客观,强烈推荐大家去看!在此我再次表达敬仰!

《美国版的“中国防疫故事”及“三位一体”的中国威胁论》

https://mp.weixin.qq.com/s/T66x9tRbD_5urYjqQbiTeA

我认为欧美这次抗疫失策,和轻慢了这个中国抗疫成功的病毒有大关系,底层上是因为对中国有对抗,有鄙视,有偏见。但这种错,我们自己也不应该犯。如果我们能先不要站在民族立场,对西方的现状和观点,表达不解、嘲笑、对抗、或鄙视,而是能更客观地了解对方的观念、行为背后的原因,那么你不论是想进一步帮助他们,还是帮助自己,都有机会做得更好。

西方大概在3月20日之前,是大大轻敌了这个病毒。一方面原因的确是他们上次碰到可类比的敌人,是102年前的大流感,早就忘记了。而中国是17年前的SARS,认知上有相当准备,作为国家得到了“免疫”。但这次新冠刚好又是中国先爆发,中国付出了极其巨大的大代价,艰难守下。西方会本能性对疫情的观点:1)是中国的问题,带来的病毒;2)是中国的问题,导致病毒爆发到全球;3)中国做得不好,加医疗条件不行,所以损失那么大。自己会做得很好,病毒对西方会没有威胁。

第一个原因是客观的,第二个原因是主观的。

2)

人的观点,肯定是主观的,因人而异。我自己有一个理论:如果把【观点】,理解为输出,那么【外部世界的信息】就是输入。而产生观点的过程(可以类比理解为输入输出中间的函数),主要是由3部分组成:1)自己的立场;2)过去的经验;3)客观理性的逻辑思考。所以不同的人,接受到完全同样的信息量,也经常会得出截然相反的观点,常听人说“他怎么会这么想?!简直无法理解”。这其实很正常,是由于他们的1)立场、2)经验、3)思考逻辑不同。更不用说还有很多时候得到的信息量这个输入也差别很大。

我要想做正确的判断,或对我更有利的判断,首先得尽可能地保证输入信息是真实的,而我的产生观点的过程是:3)客观理性的逻辑思考为先,然后结合我2)过去的经验,最后当然我要照顾我的1)立场,重要性是这个顺序,或者是这个权重依次降低。

但有意思的是,人类的思考,通常不是这个顺序或者权重。通常是先绝对性地先要强烈地满足自己的1)立场;然后用2)过去的经验,为这个立场找信息、找逻辑支持,以对内自我说服,尽量实现逻辑自洽,对外强势沟通,来实现这个观点的表达。而3)客观理性的逻辑思考,是可能少数科学家才喜欢的工具。大家更多采用的是“听起来客观理性的”逻辑思考,至于是否客观、逻辑是否合理,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能逻辑自洽,能支持自己已经为立场想好的观点。也是大家常说的,大脑先做了决定,再为这个决定找听起来合理的理由,然后大脑骗自己,是因为这个合理的理由,所以才做了这个合理的决定。

如果不巧自己的2)过去经验,在当前事情上不适用,那么就会错得比较惨。因为大部分人不会自知去分析适用性,而会把自己的经验当成最有效,最值得信赖的教科书。所以往往过去经验越是成功的,就越有可能掉进一个大坑里,因为太相信自己的经验是绝对对的(曾经得到成功的验证)。我这方面非常幸运,是自己创业失败过,从一个巅峰跌倒谷底,经历了极大的痛苦,但这成为我最宝贵的财富。我才知道我不总是对的,我的经验是有边界的,有适用性的。我得实事求是,不带立场,不带情绪,客观地去思考,去分析,才有可能更接近真相,才有可能判断得更准,做得更好。

3)

西方的科学界、医学界可能还好,科学看待事情比较客观,比如福齐、比如柳叶刀主编、比如Science。但做为西方的政治家、媒体、和百姓,通常都是普通人,都会遵循最常见的观点产生的过程:1)立场;2)过去的经验;3)客观理性的逻辑思考。

我整理了一下,西方对疫情的观点产生的过程是:

1)立场:(占影响他们观点大比例因素)

  • 中国是对手(不论是经济、国际影响力、政治制度、军事)
  • 我们不能学着对手的做法走(显得自己多弱啊)
  • 我们不能相信对手
  • 我们不能依赖对手
  • 中国是落后的,是错误的。我们各方面都是更优越的,是正确的
  • 遭了灾难,错不在我们,是别人导致的

2)过去的经验:(其中有的是曾经实际情况,有的不是。但会被选择性采用,而产生了偏见)

  • 中国是一个相对落后的国家,是远不如我们的国家
  • 中国医疗技术、医疗资源不行
  • 中国做不好的事,我们一定都会做得好。中国做得好的事,对我们一定轻而易举
  • 流感主要通过接触传播,黑死病等也是,所以洗手最重要,口罩没有帮助(这里当然大家很容易看出这是因为过去的成功经验不适用)。中国在新冠肺炎上能反应如此正确和迅速,也和03年经历过SARS的创伤,全国得到了“免疫”的正确经验有很大关系。但欧美没有,因此从上到下把新冠肺炎类比的是重流感,而不是SARS
  • 戴口罩是生病的人才戴(很深的文化认知)
  • 戴口罩有潜在蒙面,做恐怖行动的形象,是被排斥的(部分欧洲国家的文化认知)

3)客观理性的逻辑思考:(有的只能被称为逻辑推理,但不客观理性,也不严谨)

  • 中国政治制度不同,领导人不是全民投票选举的,所以人民就没有自由,没有民主
  • 中国媒体特性和西方不同,所以信息就会是虚假的

而他们收到输入的外部世界信息是:

  • 中国疫情先大爆发(这点目前只是普遍信息,但我也未确定是否客观)
  • 病毒宿主是蝙蝠,而中国有出现过吃蝙蝠的行为。疫情最初爆发地和武汉海鲜市场相关
  • 中国采取了武汉、湖北封城(严格禁止离开),全国封国(全民呆在家)的超严苛措施。(显得很影响了个人的自由)
  • 80%的人是轻症,会自愈。重症死亡的较多是高龄人和有基础疾病的人。武汉死亡率4.5%是因为医疗能力不足。湖北外死亡率不到1%,是正常的死亡率。

所以他们普遍产生的输出,即观点是:

  • 病毒起源于中国
  • 中国不作为和掩盖,导致了病毒扩散,导致了欧美遭遇疫情
  • 武汉封城晚了,导致病毒扩散
  • 武汉封城、中国全国范围限制出行,严重影响居民自由、人权。中国制度是损害人权的,自由民主的西方制度才能保护人权
  • 中国公布的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是瞒报的,是虚假的,实际数字会比这高很多
  • 中国都能控制疫情,欧美医疗条件更好,医疗技术更先进,政治制度更优越,肯定可以更好地控制疫情。感染人数不可能比中国多
  • 欧美医疗条件更好,死亡率会比湖北外的中国更低,会不到1%
  • 美国地广人稀,病毒不会扩散,或者至少比中国慢很多
  • 中国采取的隔离措施是过分的,没有必要的
  • 中国采取的全民戴口罩,是没有必要的。洗手足够防止病毒传播,口罩是医院里才需要
  • 强制隔离是错误的,不论是对于家庭,还是对于情况严重的疫区。或至少是违反人权的,侵害州的权利的,所以不应该做
  • 中国对世界的援助,有政治目的,希望补偿给世界造成的灾难,以及希望输出政治影响力

知道了整个过程,就意识到西方想改变这些观点是很难的。中国的经验他们不会客观分析,更不用说及时采纳了。只有他们自己亲历了,看到疫情大规模扩散的结果了,看到自己实际医疗资源也会被击穿,看到没击穿死亡率有5%,击穿后有10%,看到美国实实在在每天倒下上千人了,才会真的反应过来,才知道之前的观点和策略不对。

比如4月3日时美国CDC及总统才说全民建议戴口罩外出,之前都说没必要戴口罩,勤洗手即可(纵使1月份中国全民都知道戴口罩非常重要)。比如意大利到4月初才知道,居家隔离并无法足以阻隔病毒传播,还是大量家庭成员新增为感染者。导致每天仍有10%+日复增长率,2周就是又多2~3倍感染者。而这在3月10日意大利封国后20天(纵使中国在2月初就已经知道,而采取了方舱医院)。而美国要认知居家隔离是远远不够阻止病毒传播这个事情,并采取对的行动,可能从今天起还需要5~15天。所以又要多几倍感染者,多大几百万人被感染。而这其中10%要殒命。这个认知偏误的代价实在太大……但我用尽全力似乎也改变不了……

4)

人遭了殃,本能是要对外归因的,要怪罪具体的外部的 事、物、人。不太会主动从自身找原因。因为怪自己,自尊会崩塌,这不太符合典型人性。所以把这场劫难,怪罪到中国,是一种很常见的观点。尤其是政客,那就更需要对外归因了,要是主动承认锅是自己的,是自己没做好,那下届选举就别想了。

持有这些观点的,不仅是西方国家的政客、媒体、百姓(不是所有,但比例不小),同时在西方的中国人,也有一部分有与其相似观点。因为他们有的做了选择,认为西方更好,长期工作、定居、移民在西方。所以从最本质的上的1)立场,会和前者有比较高的重合,那么得出相似观点,是很正常的。没人会愿意承认自己做了一个不好的选择,不论是表面上,还是内心里的真实想法。

但我不认为他们(包括我提的西方,还是在西方的部分中国人)因为有这些认知偏误,就理应当遭殃,就不值得被救。站在他们的视角,和立场上,他们会这样想是很正常的。我过去几周发文,在阐述我基于科学、逻辑、实际数据的客观疫情预测时,的确我受到了非常多的非议和攻击。他们默认我抱有不良动机(如危言耸听以换得媒体流量),或无意但让他们受到了伤害。

我明白他们有这个想法,有这个观点的原因。而且我也觉得他们并不是对我,也不是都对中国有敌意。更多的是不愿意相信这个糟糕的、看起来极其夸张的判断,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毕竟没有西方发达的中国都做得不差。因此我也想尽我所能,去包容这些攻击,我仍然尝试去做一些什么,去改变他们的认知,这能让他们有更大的机会能在这场人类大家庭的劫难中幸存下来,整个世界会更好一点,也是我更希望看到的样子,对我自己也是更受益的。不论这个“他们”,是现在的西方国家的非中国人,还是现在在那边的中国人。

同时,我这次从西方的遭遇中,也悟到一课:一旦以1)立场,和2)经验 优先,常常就不能足够理性客观地分析事情的真相。而对立的情绪,是阻止这个事情发生的很大因素。这会使人犯很大的错误。而不幸的是,这次疫情,让这个错误的代价,极为惨痛……

5)

最后,我文末再画蛇添足一下:我去年了解到桥水基金,他们内部的决策过程的原则,是“极度透明” + “极度真实”。

其中我自己琢磨的道理在于,通常一个人,在自己的大脑内里,消化各种信息,然后凭1)立场,2)经验,3)逻辑思考,得出了可能有好几个想法、观点。观点和观点之间,不会有那么大的自尊心,不会“好面子”,而互相吵架。然后大脑会比较自我融洽地挑选一个觉得最好的观点来作为决策。

但一个人的认知、经验、思考模式总是有限。那么作为一个基金,如何让一群人,能做出一个更好的群体决策呢?是把一堆聪明的大脑,一堆各行各业的天才放在一起就可以吗?不,大家会基于本能的立场去表达,去争论自己的想法才是对的。越争论常常是越对抗,而不是越找到共同的最佳决策。

那怎么办?桥水采用了一种在地球上没有其他公司采用的策略和文化,极度透明,极度真实,让每个人在其中能客观、清晰、真实地不只是表达观点,而还表达了输入的信息,处理过程的1)立场,2)经验;3)理性客观的逻辑思考。那么桥水,就能把一堆顶尖的智力,顶尖的多行业的经验,多种不同视角(立场),能自我融洽地像一个大脑一样来运作,来产生最优的决策。

道理上是这样。

结果上,他们40年历史,也成为了全球第一的对冲基金,管理了1600亿美金。

BTW,如果哪位读者和桥水有connection,还请帮我搭桥。我除了欧美疫情从现在,到年底的判断,还有其他一些重要事情的判断,也许对他们有一些大作用。感谢&重酬!

更多实时信息见我同名实名微博:“黄仲生”

https://weibo.com/167409327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B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