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张潇雨的微博@ VicodinXYZ 2015-2020 年讲信息质量重要性的微博都找了出来。

检视自己的信息源,一一审视。

对多个不同领域、不同利益、不同风格的信息源的能力与人品进行长期跟踪,就可以在关键时刻清晰地给他们的观点进行置信度的加权,从而帮助形成自己的判断。

随着互联网这些年的大幅度普及,我常获取信息的几个地方大概有 1/10-1/100的东西是值得看的,到了现在可能只有 1/1000-1/10000了。但没关系,只要永远盯着那个 1 的部分,不去管分母有多大,我们就能始终保证自己的输入质量。这就是我常说的那句话:没有信息过载,只有过滤失败。

不要在输入不足的时候强行领悟。

在逆境中的领悟要在顺境的时候应用,否则那就是一个假的领悟。

张潇雨:年初到现在看了 40 本书吧——真正完成的只有七八本,一半左右是翻了不到 10%就扔下不想看的,剩下的基本看了 1/3-2/3不等。这正是我希望的样本分布。

筛选信息源的一个方法就是停止关注那些任何热点事件都要发表评论和见解的人。如果一个人什么都知道,那他就什么都不知道。

输入信息质量那么差,想要有准确判断基本是天方夜谭了。

  • 保证长期成功(不败)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在每一个关键事件周边制造选择冗余。

当我们因为获得了高质量的信息而赚到钱后,最自然也最值得做的事情就是把挣来的钱继续投入到获取更高质量的信息上。Walt Disney 曾经说:我们拍电影不是为了赚钱,我们拍电影是为了赚钱拍更多的电影。

那我也借鉴一下说:我们探究真理不是为了赚钱,我们探究真理是为了赚钱探究更多的真理。

长期看太多没有逻辑能力和没有学术资格讨论一件事的人的“观点”,并为之产生各种情绪反应,是自我认知水平损伤的一个重要成因。

想要懂得多一些,就要尽量知道得少一些。

将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东西拿走,从而重获对其深入而完整的感知,即是一个觉醒的过程了。

发现这一年来关注的东西慢慢自然地形成了四大主题结构:

美元的终结、身体的重构、组织的颠覆和娱乐的蜕变。如果能把这个框架进一步确立和丰富的话,就找机会把它们串联起来讲一讲。

一般人在刚弄明白一些事的皮毛,又比对该领域毫无研究的大众稍微多懂一点点的时候,是最爱「科普」和给别人「建议」的,可以有意识地训练自己躲避和无视这样的信息源。

在某个领域持续创作内容的一个隐性的好处是,可以把自己变成一个汇聚各种信息和观点的 information hub。长此以往,业内大多数关键信息都会在你这里走一道,也就是决策输入端的质量会越来越高。

我个人觉得,总体来说任何需要对外界出现的新信息做出快速反应的工作都是减寿的。我会尽量在自己的工作中把这类内容去除掉。

我现在发现,带有某种目的或者主题的学习是效率很高的,不管是搜集信息还是分析问题都会很有针对性,积累知识也会很快。而且它还能带给人一种「我最近好像搞明白了一些事情」的成就感,可以激励我们继续前进。尤其如果之后还要把学的东西教给别人,那效率简直更高。

但从另一个方面讲,「漫无目的的乱想乱看」会带来一些别的好处:比如更容易发现新的未知兴趣领域,还能从一些意想不到的侧面巩固我们已有的知识,以及这种没太多目的和功利性的学习不会给人太多压力,会更容易坚持下去。所以这种获取知识的方式也是很不可或缺的。

之前我说生活中很多事情都可以当作一种 portfolio management(http://t.cn/EMdl0jF),那么在学习这件事上构建一个「portfolio」可能就是个不错的选择。简单说来就是,在每个阶段都给自己找一些主题来研究,试着建立一个认知群落,让自己在已有的地盘更加四通八达;同时也把一些时间分配在满足好奇心的学习之上,看看未知的世界,犹如偶尔出去探探险。这样搭配起来,不仅学习状态会更加平衡,过程也会更令人愉悦了。

感觉大学里最值得被当作通识课程,但却非弄成专业课程(还教得极差)的一门课是 investment porfolio management。慢慢就能发现,其实生活中几乎所有事都能当作一个 portfolio,你看的书、学习的知识门类、交的朋友、时间的管理、注意力的分配……因为本质上这门课教的不是金融也不是什么投资,而是「如何在掌握了各种工具的情况下,用科学合理的方式分配资源,从而在抵御极端风险的同时获得长期成长」。

如果能在 20 来岁的时候就学习这方面的基础知识(基础就足够了),并在今后的十年二十年不断践行和调整,每个人的生活效率和质量都可以优化很多。 当然,学习这种东西,什么时候都不算晚的。

眼见着一个个身边人和我说话慢慢变成了「到时候事情大概率会如何如何」,「这个选择可能性不大但是潜在回报高所以试一下」以及「那边一给后续信息我调整了一下置信度区间」……在我的忽悠之下大家都活成了贝叶斯的样子,这也算是生活方式博主了吧。

当我在一个领域有自己的认知框架和价值逻辑的时候,就相当于有了一辆汽车,而每天看到的各种信息和各种辩论都是汽油,我可以让它们帮助我走得更好更快;当我没有这个东西的时候,我的感觉基本就是每天有人拿着汽油往我脸上泼。

需要潜下心来认真学习、研究、思考的那些东西先不说,如果能把那种「闲的时候随便刷一刷」或者「太累啦我到处乱看看」的信息源质量提高一点,哪怕一点点,长期累积下来对认知水平的改变也是很大的。

换个角度讲,虽然努力突破上限很关键,但日常提高下限很多时候是更有效率的做法。

另外一个简单的道理:

海量的正确信息 + 正确的思考方式 =正确的答案;

少量的正确信息 + 正确的思考方式 =不错误的答案;

海量的错误信息 + 正确的思考方式 =错误的答案;

少量的错误信息 + 正确的思考方式 =错误的答案;

海量的正确信息 + 错误的思考方式 =;不错误的答案

少量的正确信息 + 错误的思考方式 =错误的答案;

海量的错误信息 + 错误的思考方式 =错误的答案;

少量的错误信息 + 错误的思考方式 =错误的答案;

优化难度:收集足够数量 < 判断信息真伪 < 思考方式正确;

所以为了做一个好的决策,我们第一步最应该做的是__

正确的思考方式、思维模型不是万能的,要增加正确信息的数量:

道理很简单:我们对任何问题的思考,都要建立在和此问题相关的事实和真相之上,而事实往往是被各种假象和表象掩盖住的。所以想要解决问题,我们应该花大部分的精力去「寻找事实」,然后依据事实做出决策。然而大部分人更愿意做的是,基于现有不管真假的信息「用力思考」,并得出一个自圆其说的错误答案。

Reddit 是个非常好的信息源(主动做一些筛选的话),同时对学习英语以及了解英语文化有很大的帮助。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研究一下。

最近尝试进行的新 morning ritual:醒来先坐着冥想 10 分钟,然后刷 Twitter 半小时,最后起来听着(蹦迪)音乐边跳边洗脸刷牙。

一早清空大脑,然后让最好的信息流入身体,这一天的状态都会不一样。

一个决策的最终质量往往和你拥有选项的质量和数量最相关。

以及,就像「需要给何时设定 deadline 设定一个 deadline」一样,「决定什么时候做一个决策」也是一个重要的决策。换个角度说,如果把决策结果视为「决策前收集信息量」和「收集信息所用时间」的函数,你要在两者之间取得最优的平衡。

你知道为什么很多人从学校进入社会很不习惯么?因为学生时代时候所有重要决策的时间节点都是很固定的,是环境帮你设置好的,你只需要做那个决策本身就行了;但进入到社会这个开放系统之后,你需要自己掌握决策速度,甚至还有自己设定决策选项。本质上,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 game。

如果我偶然看到一篇水平很高的文章或者很不错的观点,接下来的动作通常是这样的:

我会点开作者头像,看看 TA 历史上对这类话题发表过什么意见。阅读几篇之后,大概在心里会给一个「可信度」的感性评分,然后根据分数,我会决定要不要关注。

如果关注了,随着之后作者继续发表观点,我会在心里动态调整 TA 在该领域的「可信度分数」(就是我之前写过的那个 credibility score)。然后根据分数决定之后要花多少时间看这个人的内容——上限是如获至宝反复研读,下限当然就是不再关注。

另外,我会认为一个作者在该领域的水平,是由 TA 写得最差的几篇文章或者发表过最烂的观点决定的。这个评判标准并不太准确,有时候会「错判」一个人的能力。但就像我说的,我的底层哲学是,在不懂的领域避免犯蠢比追求所谓的正确更重要。换句话说,比起 Type I error,我更不想犯 Type II error。

另外,这套不严谨的评价系统只适用于一个人在自身专业领域的发言,日常生活的当然就不算了。比如我不得不说霸猫老师在流行文化上面的判断水平非常一般,她强力推荐给我的电影我经常觉得……什么鬼很平庸啊。但这不妨碍她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老师之一。

以及,不仅在线上可以这么做,在生活中甚至更重要。你稍微观察一下就会发现,真正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人是极少极少的。生活中更是这样。

这套东西这么多年实验下来,应该还是比较好地保护了我的信息源水平的。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长得美就说什么都对。

Twitter 太好啦,重新开始大量地使用 Twitter。让非常非常非常优质的信息源冲刷自己的感觉真得很好

对待非专业类的热点信息,我有一个自己的小型筛选系统。我会观察每次那些所谓的社会热点新闻,我是最先在哪个媒介或者个人那里得知的。如果连续几次都来自同一个信息源的话,我就会把这个信息源排除出我的生活。这样久而久之,我的注意力就被保护得很好了。

道理很简单:如果你不读书也不结交有质量的社交关系,那你每天摄入的所有信息可就只剩你那破工作、想方设法卖给你东西的微信公众号、网上的娱乐节目和天天自己也不知道在干嘛的「朋友」教给你的东西了。想想这样长期下去脑子能不出问题么

是的摄入信息的质量和最终决策的质量呈极大的正相关性,我发现大部分人都不理解这件事。//@望京刘在石:不能同意更多。有朋友以前在腾讯做战略,说给 Martin 汇报工作,一个团队三四个人,都绝顶聪明,工作两三个月,产出给 Martin 汇报 20 分钟。想想觉得太可怕了,Martin 的信息质量太高了。

这两天给朋友一些建议的时候想到,关于「做决策的核心原则」这个话题我在之前已经写过很多次了,但由于信息散落各处,大家查找起来并不太方便。现在我把这个话题写成一个清单,算对自己决策系统的一个简单总结与索引。当然这里每一条扩展出来都可以变成一篇文章,但等我有时间的时候再细讲吧。

另外一家之言,辩证参考。总结如下:

  1. 好的决策都带有「非对称回报」属性。也就是决策错误带来的问题和风险有下限,但决策正确带来的收益无上限;
  2. 可逆程度低的大决策要尽可能收集信息,谨慎做;不太重要的小决策要快速做,错了好过拖着;
  3. 最好的决策者不是总能做对生死攸关的大决策,而是从不把自己放置在这个局面里。他们靠之前做的无数个正确的小决策前进——正如「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4. 最好的决策本质是「先胜而后求战」,做出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结局了;
  5. 决策的激进与保守不在于决策的内容本身,而在于你是否能承担其带来的最坏结果;
  6. 但决策的质量不取决于某次结果,单次结果的好坏只是决策质量的概率化表现;
  7. 最好少做那些需要你再做很多次决策的决策,每多做一次决策就增加了决策错误的概率;
  8. 做好两难决策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接受你注定无法获得一个完美选择的事实。否则这个决策在定义上就不是两难决策;
  9. 好的决策者把不需要自己做的决策全部交给他人来做,并帮助他们成为一个更好的决策者;
  10. 没有好决策供选择的时候,可以不做决策。然后静静地等待一个可以做好决策的机会。

不定期地检视一下你的核心信息来源是什么,它到底是不是足够好。我是说,每个人都需要摄入那些娱乐、轻松、看完就忘的东西,这些都没关系——但你究竟「允许」哪些信息一点一点改变了你,改变了你的认知、观念、格局,它们到底是滋养还是消耗了你的生命。这些你的人生真正倚仗的、最核心的东西,它们真的足够好吗?

所谓「直觉」就是长期经验与重复练习之后的大脑快速建模回路;而「灵感」就是大剂量信息输入之后已携带认知的神经元的偶然再连接。

产生高质量谈话的一个简单技巧:不要和我说结论,和我说推导过程。

真正好的方法是尽最大的可能减少和无法提供精确推导过程的人交流。你知道,我们每个人的聪明程度除了基因以外几乎只和长期输入信息的质量有关,所以要远离那些会让你变笨的人

长期来看,没有什么比输入信息的质量以及身体健康这两件事更重要的东西了。

这几年亚马逊发展势头迅猛,进军了非常多的领域,也做得非常好。加上公司之前二十年股价的戏剧性变化,已经是世界首富的亚马逊 CEO 贝佐斯也成为了人们最常谈论的人之一。

而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之前在采访说过的一段话。

在亚马逊举办的一次行业大会上,贝佐斯说:

「我常被问一个问题:『在接下来的10年里,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但我发现,很少有人问我另外一个问题:『在接下来的10年里,什么是不变的?』我认为第二个问题比第一个问题更加重要,因为你需要将你的战略建立在不变的事物上。

比如在亚马逊的零售业务里,我们知道消费者会想要更低价格的产品,十年以后肯定还是这样;他们想要更快的物流,更多的商品选择,这些东西是永远不变的。你很难想像会有顾客在十年后跑来和我说:『Jeff,我很喜欢亚马逊,但你们的价格能不能贵一点,或者到货时间再慢一点。』……所以,我们就会把精力放在这些不变的东西上。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在上面所有的投入,会在十年里持续不断的让我们收益。所以,如果你发现了一个很值得做的事情,而且十年后也不会变的话,那么它就值得你投入大量的精力。」

这段话我琢磨了很久。直到后来,我又看到了巴菲特的一次采访:

有人问:请问你对接下来的全球经济和美国经济有什么看法?

巴菲特答:「我不研究宏观问题。投资中最紧要的是弄清什么事是重要的、可知的。如果一件事是不重要的、不可知的,那就别管了。你刚才说的东西很重要,但是我觉得是不可知的。看懂可口可乐、看懂箭牌、看懂伊士曼柯达,这些是可知的。 形成宏观的看法,或者听别人的宏观或市场预测,纯属浪费时间。事实上它还是很危险的,它可能让你的视野变得模糊,看不清真正重要的东西。」

我时常觉得,在这个信息过于丰富的时代,人的注意力往往会被很多东西转移。每个人都在关注潮流、关注变化、关注这一刻又有什么新闻、关注其他人在谈论什么。但实际上,把精力花在那些可知的、能掌控的、永恒的东西上,可能才是更好的策略。人生短暂,还是不要去管那些噪音,去做自己觉得真正重要的事吧。

要克制住那个「看到这个信息我一下就联想到了…」的本能,因为这种直觉往往是错的。但如果你允许自己构建了一个因果,并把它处理成一个易存储和调取的概念记在大脑里的话,你就会带着这个错误的认知走很远很远

永远要记住,「语言」本身有两个非常不易察觉的陷阱:

第一个是,语言(和文字)往往只是思维(思想、思路等等)的一个降维映射——原谅我使用了一个大众流行词汇,但用在这里再合适不过——这两者的关系就像是建筑图册上面的照片和真实的建筑一样,照片当然能很大程度地描绘建筑的样子,但如果把(哪怕是超高清的、多角度的)照片当作建筑本身,那么你可能还不如那些完全没看过这些照片,只走进过这些建筑的人离真相更近。

本质上这是因为,在「用语言把思维说出来」的过程中,所有那些「无法被语言描述」的东西就被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但这些东西往往更加重要。同时,这也是我们「知道了很多道理但仍然做不到」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绝大多数的道理都是通过语言文字传播的,而传播过程中一些不可言传的智慧会被损耗。

第二个是,语言反过来是可以塑成思维的。很多人应该都有过「这个事情我给别人讲一遍好像思路就更清晰了」的经验,但这件事反过来的危险是:如果有些事你并没想清楚、没有思考完整、不适合得出结论的时候,如果你开始描述它,就会强化一些并不可靠甚至完全错误的结论。因为人一旦把一些模糊的想法「具象化」之后,大脑就会不自觉地认可和记住这个结论。

这一条用在生活里大概是,我几乎从来不问类似于「我对你到底重不重要」或者「你觉得你应该换工作么」这样的问题。因为这样的问题一旦说出口,意味着实际上你在要求对方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下「得出一个结论」,但很对方根本还没有全面且正确的信息做出结论,而你却在一个不适合的 timing (这个词为重点)要求对方具象化 TA 的想法,很多时候这是一种不负责任。

语言学和语言哲学是不断回到我生活里的一个主要命题,希望有一天能为「帮助人类消除语言这个低效的交流工具」做一点贡献。

新(简略)看了几本书,发现《人类简史》好像没有太多新观点,基本是 KK+《枪炮、病菌与钢铁》的路数。当然书写得不错,能整合信息也是一种能力(毕竟我也没创造过什么新东西)。这个角度来说,《未来简史》好像更好些。所以这一波火起来原点还是因为 Bill Gates 推荐吧……反正信息套利是贵人类种族的永恒机会(等硅基生物给你们取代了让你们再信息套利哼)。

打开所有的社交网络,哪怕是个篮球社区,也全部都是吵架、攻击、偷换概念、没有逻辑的情绪发泄……其实我算是非常在意过滤信息输入来源了,对人类有点绝望啊。

可能怎么反复强调都不为过,那就是:为一个极其复杂的现象或结果,寻找一个唯一的、概括的、好记的原因,是人类大脑的归因偏好和无法处理复杂信息结构的一个自然产物。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偷懒」的行为(此处强调的是功效层面的,不是主观意愿)。总之,大部分复杂问题的原因也是复杂的,剩下一小部分根本没原因。

真正的通识教育其实只有两件事:一是展示这个世界上都有什么样的知识(理论上的一个总和)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暂且把一部分非语言传达的信息也叫做「知识」);二是提供一个认识它们的比较完备的工具体系。除此之外就没了。——昨天和朋友聊天讨论到的一个想法,随手记录一下。

泱泱大国,上网搜点关于杨振宁老师的正经信息,出来的全是他是和年轻太太的轶闻。一个人类级别的科学家。哎当年图灵也是死得冤枉

以及再说一句:没有信息过载,只有过滤失败。另外,想想自己嘲讽一件事物的时候,内心的真正驱动力来自于什么?人类都逃不过三个原罪:营造 superiority 的诱惑、面对陌生事物的恐惧与排挤、和面对自身资源匮乏的本能性嫉妒—-人人都有,无可避免,但别把这些东西横亘在自己面前当成道德优势了。

关了朋友圈之后,准备来一个新的 initiative。一周之内把微博的关注人数减到 150。信息输入渠道真的永远有优化的空间

:从 600 关注砍到 150 之后觉得信息流质量明显提升了,但是密度下降得太厉害。准备慢慢加回 200 左右。盆友们能在评论里推荐一两个你们很喜欢的一直关注的微博吗,什么领域的都可以,除了娱乐明星和特别热门的。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谢谢,鞠躬。

真心觉得创业公司 CEO 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大量出去和各种人聊天。收集信息。做决策。其他的都不是特别重要。

每过一段时间就推荐一次「湾区日报」。我的最常用信息源之一。

随手小记一下和朋友讨论的「什么是聪明」。一是信息量的问题,足够多的量很重要;二是从信息点跳跃到邻近多个信息点的能力(越远越好);三是抽象能力,能把事物具象化解后抽离本质(和第二点有重叠);最后的聪明是「智慧」,可能是世界观的一种达练。

设计是什么?是构造一种有序的信息建筑。是以各种方法,对信息重新排列,以减低系统的不确定性的过程。这也就是一个抵抗熵增的过程

不定期地检视一下你的核心信息来源是什么,它到底是不是足够好。我是说,每个人都需要摄入那些娱乐、轻松、看完就忘的东西,这些都没关系——但你究竟「允许」哪些信息一点一点改变了你,改变了你的认知、观念、格局,它们到底是滋养还是消耗了你的生命。这些你的人生真正倚仗的、最核心的东西,它们真的足够好吗?

By fengfa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