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没有在源头上的海量的、多样化的一手信息,所谓独立思考就是一种装逼的空话,仍然无法避免被各种噪声或者假象所裹挟的命运。

2.调查研究就像“十月怀胎”,决策就像“一朝分娩”。调查研究的过程就是科学决策的过程,千万省略不得,马虎不得。

3.价格波动是落后的指标,疫苗和解药是领先指标。

收入、利润、现金流等等都是落后指标。

对信息工具的建设、整合和驾驭是领先指标。

高维打低维,真是削瓜切菜一般。

光盯着套现和短期利益,而忽略信息优势的构建,是非常不智的。第一是当你真正需要寻求有价值信息时,会发现相当吃力和昂贵,不知从何下手。第二,是可能长期上当受骗而不自知,可以几乎肯定的是,如果不主动构建信息优势,而是甘于被动接受,总有一款信息骗局适合于你。

4.用历史数据的回测,来证明自己的理论模型靠谱,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就是那些死去的,销声匿迹的历史,是不会留下数据,让你来回测的。说白了就是幸存者偏差。但是经验证明,说了也白说。看似靠谱的理论模型,基本假设是遇到各种波澜仍然可以最后生存下来。于是大家满怀希望地依靠这个理论模型去努力,但实操中常会发现遇到一个坎过不去,无法生存下来。基于幸存者偏差的骗局,欺骗性更大,因为这类骗局的始作俑者,往往坚信自己主观上没有任何恶意。

在这种完全不靠谱的大前提之下,再要讨论 sharp ratio 之类的看似酷炫的参数,更是可笑之极。

本质还是缺乏长时间和多视角的全面信息输入,而且周围都是同样的局限视角的人,大家互相影响,一起犯幸存者偏差的错误无法避免。

5.很多困境本质来自于信息的匮乏,但信息匮乏的人很多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信息匮乏,而把困境归因为一些表象的东西。

6.识不足则多虑,威不足则多怒,信不足则多言。

7.长期在不同维度上收集各类信息,当积累的信息密度过了一个临界点,就有大概率把原来不相干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对复杂真相形成一个全面的整体化的认识,恍然大悟。否则很容易被他人精心设计的圈套或假象,所长期误导而不自知。

这本质跟魔术师的表演是一个道理,魔术师只把某个角度的现象暴露给观众,观众的注意力被引导而不自知,然后盲目相信魔术师的法力无边,自愿成为被收割的对象。

每每识破这类魔法和假象后,常发“禽兽之变诈几何哉,徒增笑耳”的感叹。同时有意识到还有多少假象,自己仍被蒙在鼓里,等待被发掘。

提高多维度信息收集的习惯,某种程度又取决于和你交往的人的背景的多样性。如果交往的人群同质化太厉害,你容易因为这种 inertia by proxy 而忽略掉其实就在眼前的重要信息。

8.The better we get, the better we get at getting better.
我们变得更好只有,我们就能更好地变得更好。

9.反思过去各种挫折的时候,意识到挫折的本质不是努力不够,人不够聪明,而是信息不足。信息不足选择就很少。选择少,意味着费牛劲试图解决一个完全错误的问题,很长时间没啥进步。但是当时的物质条件,实际上很难突破这种信息不足的困境。现在一切都变了,信息是海量的廉价的。就等着有心人去开拓。

很多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认识不到信息不足。

严格说普通所谓的“失败”应当是叫“负反馈”,只有毁灭性的失败才是真正的失败。所以理性的目的是应当把负反馈的代价限制在可控的范围内,只要代价不大,就不要怕。负反馈是一类降低不确定性的重要的信息,只要能降低不确定性的东西,都应该欢迎。

10.很多行业内部天天在一线的人,有时反而过早把自己公司的股票卖掉,就是因为缺乏距离感,无法理解这个资产在未来五年,十年的潜力。而每天工作的巨大压力,各种前线的烂事要救急,容易被悲观主义情绪淹没,丧失对未来的理性想象力。

如果不移动屁股,长时间吸收一整套背景知识,并且不不断有实时的新视角的信息输入,很容易被旧视角的信息干扰给拉回自己的旧轨道上去。我以前也会犯这种错误,所以可以理解那些人绕不出来的本质原因。

11.学习新东西的成本永远是很低的,因为总有适合你迅速学习掌握的新东西,让你以相对较小的代价获得较大的进步。

12.与其研究如何捏柿子,不如研究如何系统地、大规模地、源源不断地获得软柿子来捏。
软柿子常常在想不到的地方出现。所以,开放多样化不带预设立场的信息渠道非常关键。没有预设立场,比有预设立场的人,存在巨大竞争优势。

13.为什么要不断学习和利用社交媒体?无非就是降低和世界互动的成本(输入输出信息,找工作做生意可以看成是获取和存储能量)。而再也没有比多维度读书学习,和大规模多个社交媒体输出信息,效率更高的方式了。

14.知识结构的维度越高,越有可能和有价值的信息联通,产生连贯的逻辑,和那种茅塞顿开的快感。

知识的增量是其存量的函数。

15.坚持写,写出来才能发现那些和你有同样兴趣的人,而且他们有可能给你补充新的视角,让你有更全面深刻的认识,帮你获得投资上的巨大信息优势。

16.媒体记者的报道,一般不够细颗粒,角度单一,大部分都是互相抄袭转载一些表面的数字,采用了一些肤浅的叙事(narrative)。媒体记者素质大部分平庸,这是客观现实。

比如报道说某某公司融资多少,某某公司推出新产品,有什么功能,某某公司雇佣谁谁当 CEO。这种内容没有营养,而且很可能有些数字是假的。

有价值的内容是,这个产品为什么比竞争者厉害很多,把背后的制造流程有哪几点具体改进,为什么有些客户非常喜欢这种新产品?有哪些主观客观的原因导致竞争者想追也追不上来?为什么这些落后的公司管理层知道追不上来,还要继续装作他们的生意可以持续?这些落后者在什么节点会被银行切断资金来源等?等等。
这些内容弄清楚了,价值连城。

财务数字,往往是落后于实际产品和市场发展的,相对而言,是个 lagging indicator。

真相往往都在表象背后,是需要下一番功夫才能发掘出来的。数据就是一种表面现象,只有挖掘出数据背后的心血和汗水,才是值得报道的。但是可以从底层很多细颗粒的多角度的信息积累,自己提前发现真相。

18.站在山顶,山上的视角有这么几个好处:

  • 第一,全是原始的未被篡改的数据,尽收眼底。
  • 第二,马上可以认出一些关键物体,比如建筑群,公园,湖泊,商场等。
  • 第三,马上可以知道所有这些不同物体是如何连接的。但是我们对经济,社会还有很多事物的理解宽度和深度,远远不如这种登高望远的所获得的视角。

站的高,视野开阔,底层各个节点之间的关系,连接机制,哪里不通,哪里可通,哪里有什么样的资源,一览无余,尽收眼底,想不心情舒畅都很难。

如果有可能,多看些这些数据,提前洞察新的趋势,可能比在物理世界碰壁吃亏,很长时间以后才恍然大悟,要便宜的多。

19.大部分时间在做执行的,重复度比较高的工作,没有机会接触新人和新思想,去向外探索,因此很难获得这种愉悦感,对身心健康很有害。


要让每天日常的生活充满动力,一个角度就是不断吸收各方面的世界级的高价值信息,知识和思想,丰富思维模型,让大脑意识到有很多新的路径和方法去勘探和开发未来。

20.如果能够意识到自己试图解决的问题是个错误的对自己不合适的问题,甚至是个伪命题,然后找到真正适合自己解决的问题,这就已经把问题解决大半了。

但没有主动持续地从外界吸取新的信息和能量,是没有能力发现和构建新的适合自己解决的问题的。

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咬牙切齿地给自己打鸡血要闭门造车,这是绝对的傻叉行为。从热力学第二定律角度看,这种工作方式导致自我消耗到衰亡,是物理上的必然。

一个高效地让自己全面吸收外界各种信息的体系,就有可能最大概率地给自身提供各种低阈值的好问题来挑选来解决,然后形成良性循环。

(读者评论:有些人在城里混不下去了,就打算回老家。学好本事再出来。等下次出来,发现与成功的举例更加远了。)

棘手问题,意味着解决它的阈值极高,如果没有新的外界信息或者能量输入,自己强攻,把自己能量或现金流耗尽的风险极大。要让自己可持续,就必须更多借助外界的信息和能量,慢慢发现阈值更小的新问题来解决,有机地成长。

人们遇到棘手问题时,直接反应往往是加大马力继续强攻,把自己搞的悲壮不已,但没啥鸟用,从更高的视角看,大部分路径都是死胡同或者非最佳选择。可行的策略,应当是不带预设立场地不断增加和外界的信息连接,这样尽可能接近甚至参与潜在全球最优解的声称。这实际上就是摩尔定律真正的发展规律。

B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