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所见所得与所见非所得:

(1) 一个有自我意识的系统:

  • 第一必须有较大的信息存储能力;
  • 第二必须有较大的信息处理能力,;
  • 第三必须相对于外部世界有较大的独立性 (否则它无法感受到自己的独立存在。但另一方面因此每个人都有从自己视角的的偏见),;
  • 第四其各个子系统能够有较好的信息整合沟通,而不是彼此独立各自为政。

(2)从”自我意识的信息整合理论“ (Integrated Information Theory) 的角度来看,只有当个体的感知 ”所见即所得“的时候,个体对外界的理解才更接近真实,它对外界的反应才更利于生存,它才更像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个体。

(3)但现实生活中,实际存在大量的顽固的感知上的误区,所见并非所得,使得很多个体表现出大量的盲动行为。在一个客观的远距离观察者来看,他们和无头苍蝇/扑火的飞蛾没有什么差别。

(4)所见非所得的原因多种多样:噪音太多,反馈太慢甚至没有,各种形式的信息欺诈和伪装,信息获取成本太高导致个体没有意愿寻找新的维度的信息,复杂系统本身的特点难以用短时间的局部观察结果来判定, 等等。

(5)投资上的“所见非所得”例子:
VC 视角: 一些 VC 给企业压力不断烧钱去增长,每次再融资时金额较小但估值不断抬高,不断发布新闻宣传,营造出一个投资回报率超高的假象,然后用这个假象去骗取新的 LP 的资金建立新的基金,以赚取更多管理费。等到 LP 七八年后发现投资回报惨不忍睹的时候,为时已晚。

(6)投资者/LP 视角: 一些投资媒体上的各种半真半假的宣传,朋友同事之间的各种攀比,对于没有经验的投资者产生较大心理压力:尤其是当看到周围比自己更蠢的人好像都赚到钱了,在没有能力评估风险和回报的时候,放弃基本风险管理标准,不管不顾,大进快上。很多 LP 最初第一桶金来自于某个经济周期上行时加杠杆的运气,但自己不认为是运气而是个人的能力,于是给了周围阿谀奉承之徒,或者投其所好的机会主义者可乘之机, 被忽悠着把大量资金盲目投入完全不靠谱的项目,而全然没有意识到资金投出之时,就已经和自己永远分手了。

(7)媒体视角: VC 和被投的公司,掮客,媒体之间可能存在不可告人的利益交换,因此对于各种新闻上的夸大和虚假宣传,采取默认甚至推波助澜的态度。

(8)创业者视角:极少数成功的创业者,成功的关键因素在于运气或者其他不宜公示的东西,但对外宣传说成完全是自己的努力或者某个方法论。而行业外的创业者,被这些虚假宣传里的错误的方法论严重误导,长时间努力追求错误的目标,徒劳的试图复制他们的成功。

(9)这个中的复杂逻辑,需要经历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和不同视角的人交流,才能真正慢慢领悟。

2.Max Tegmark -自我意识:

自我意识是一个物质的现象,但是没有物质感,因为它像波动和计算:它的性质独立于它依托的具体的底层物质。这很自然的可以从”自我意识既信息”的想法推演出来。这就引出一个我非常喜欢的激进的想法:

如果自我意识就是当信息以特定方式处理时的那种感觉, 那么它一定独立于底层物质;至关重要的是信息处理的结构, 而不是处理信息的物质的结构。换句话说,自我意识在两个层面都是独立于底层物质的!

Tegmark: “如果人造的自我意识是可行的,那么各种人工智能的可能的主观体验的空间,相比于普通人的体验,将要辽阔得多。它将跨越时间尺度和主观体验的广阔的频谱,但都拥有一种‘自由意志’的感觉。” 总之,不要用拟人化的观点去理解新的机器意识!

再换个角度看,整个世界宇宙,就是”反馈快,高度信息整合的系统“不断自我复制,吸取再耗散外界能量,并淘汰边缘化其它”反馈慢,无法整合信息的系统”的一个过程。

3.MIT 物理学家 Max Tegmark:
“生命是一个自我复制的信息处理系统,它的信息 (软件)决定了它的行为模式和它的硬件的蓝图”。他把生命分为三个层级:

  • 生命 1.0: 普通生物,软件和硬件无法重新设计,只能慢慢一代代演变。
  • 生命 2.0: 人类,硬件没法变,但软件可以完全重新设计。人类可以通过学习复杂的新技能,来不断更新自己的世界观和目的。
  • 生命 3.0: 可以自由地彻底重新设计硬件和软件,而无需等待缓慢的进化。这类生命目前尚未出现。

4.所谓“价值观”, 可以理解为是一种传统的非常粗糙的对于利益的抽象计算模型;随着输入信息的迅速增加和计算能力的提高,“价值观”本身必须动态地改变。

正确的价值观似乎应当重在生存和生存的自由度,而不是传统价值观里简单地盯着手上囤积的钞票和物资。太多创业者在追求传统价值观的道路上,陷入了各种变相的债务陷阱, 要么不自知要么无法自拔,成了事实上的奴隶。

当你的计算结果显示,几年之后还有更多更好的东西浮现,现在的很多东西完全不值得去争或者囤积。而重点应当是保持健康和未来的连续性 🙂 。

5.虚假信息与真相


(1)大部分人对世界的理解,都是来自有限的观察视角,和自身有限信息渠道输入的信息。然后根据自身有限输入,和观察到的结果,建立起某种因果逻辑。

(2)如果观察到的新结果违背了原先的因果逻辑,大脑就会困惑,通常人们会选择编造一些荒唐的逻辑来自洽,这时人就开始迷信了,这种心理有很强的传染性。

(3)更要命的是,这种状态呆久了,人脑会顽固拒绝吸收新信息/新理念,人就废了, 和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了。

(4)再也没有比不断发现完全不同的信息渠道,发现一个新世界,新逻辑,新的思维框架更有趣的事情了。这应当是预防忧郁症的最好的疫苗。:)

(5)生物进化生存斗争过程中,伪装/搅混水/散布虚假信息是常态,所有人日常获得的输入信息中,可能有相当比例是虚假的/夸大的;同时很多重要信息被掩盖。所以要不断验证老的信息,寻找新信息,要有不断修正自身思维模型的勇气,并且理解这个过程是个永不停止的常态。

(6)有哲人曾说:如果一段精心编造的虚假信息,重复若干遍,过了一段时间后它会自发地发展壮大,吸引来一大群不明真相但是非常狂热的支持者。

有什么样的群体,网络上就有什么样迎合他意淫口味的 app, 在其大脑想象空间内产生局部正反馈,使其无法自拔, 拒绝面对真实的世界。

如果你对某件事情很执着狂热,需要反思一下,是否可能被深入骨髓的虚假信息误导而不自知。 就像在牌桌上如果你不知道谁是傻瓜,那么傻瓜就是你自己的可能性非常大。

6.人应当花一半以上时间,主动搜寻他所不知道的新信息,如果是不同维度的信息可能价值更大。如果是被动接受媒体喂给你的信息,一是价值不大,二是事实真相可能被歪曲,三是这不会给你带来竞争优势,四是你都不知道有哪些东西你不知道 (所谓 unknown unknown)。没有外界的新的有价值的信息输入,就会陷入“思而不学则殆”的死胡同。

By fengfa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