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高手与信息:

(1) 没有什么人是天生的高手或者是天生内在的聪明,他们的高明,本质在于过去的丰富真实的经历慢慢凝聚出有效的经验和智慧。

(2) 任何所谓大佬,在他不熟悉或者对他而言信息匮乏的领域,同样会犯各种令人汗颜的低级错误。

(3)另一方面,行业内互相吹捧互相抬轿以给行外人士营造一种高大上的感觉的做法,司空见惯,”大佬”这个词已经被彻底庸俗化了。

(4)大智慧来自于多元化的,和海量的真实信息来源。信息来源的真实性要尽量通过 proof of work 方式进行甄别。不要求别人 proof of work, 自己迟早要付出代价大得多的 work.

(5)如果你的信息来源在真实度,多元化程度和数量上高速增长,那么成为高手超过其他人就是时间的问题。所以不必迷信什么高手大佬,专注于长期建设自身信息摄取的多样性,数量和真实度,好的结果会自然出现。

2.大部分情况下因为信息有限,变量太多,做短期预测是完全徒劳无效的。

但是当积累了很多思维模型之后,在极少数特定情况下,当所观察的系统在多个维度的抽象上,都和某个思维模型的框架相吻合,那么就可以做出确定性较高的预测,并抓住机会。这需要长期的实践,和多种思维模型的积累,才能使自己有非常挑剔的资本,以避免过多无效的盲动。

3.很多案例里的决策错误和损失,只是做生意时不可避免的成本而已。不能够因为决策之后的损失,而简单否定决策方式; 也不能因为某个决策之后的收获,自以为自己决策方式也是正确的。

幻想没有错误和损失的决策,往往可能会跌入损失更大的骗局。科学的决策,应当首先是避免灾难性的损失,而不是斤斤计较短期的必须付出的试错成本。

旁观者有时不了解全面信息,容易对其他人在局部的成败得失做出轻率的评价。而多年后在更大的时间尺度和更全面的角度观察后,才会意识当初那些评估何等幼稚可笑。

4.主流财经媒体的不可靠性:
美国几大主流财经媒体对特斯拉的持续多年的,不遗余力的,各种春秋笔法断章取义的负面报道,显示了所谓“主流财经媒体”的严重不可靠性,以及读者对各类信息全面独立验证的重要性。这里面的各种故事以后要写到教科书里去。

做空特斯拉的人,以为自己的失误只是暂时低估了今年中国工厂的建设速度。但是只会看财务数据的人,不知道何谓 tier one, tier two, oem, ecu, 不知道特斯拉的软件,动力和电池架构的演变,不知道大规模工业生产的经济机制,不知道创新扩散的原理,以内燃机蝼蚁之力,欲撼泰山,徒增笑耳。

5.人的直觉对于财富的理解,往往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或者现金。但是还有些虚拟的,或者暂时无法获利的东西,则往往被忽略。比如维护一个骨干的技术/销售团队,即使暂时不产生利润,甚至还会有些金钱和时间的损耗,但是当环境巨变时,拥有高效率团队的人,就可能马上抓住机会,迅速扩张。团队的价值不在于人多,在于团队领导的前瞻性,组织协同的高效,长期的接地气的信息积累和技术储备,敢于迅速试错/纠错,让自身团体架构与新的技术景观契合。

新的技术景观涌现时,往往是乱哄哄的,没有任何人知道 what the fuck is going on, 绝大部分人都是机会主义者,市场的追随者。这时候,如果有一个团队,比别人数量稍微多一点,坚持稍微多一点,效率稍微高一点,操作灵活变通一点,看得远一点,就能够慢慢胜出,不断占领市场,并吸引市场的大多数骑墙者倒向它的技术路线和生态。

最遗憾的是,因为看不到未来,多数人无法承受维持这样一个团队的短期成本,在机会涌现之前过早放弃。等机会能够被普通人看得见的时候,再想组织团队,最好的时机早就过去了,只能在新的版图内喝点汤了。

6.信息观察的精细度, 并不等价于正确的思维模型。激光雷达可以看物体看得更精细,可以三维建模,但并不意味着它能理解为什么周围的物体要这样移动,并不意味着它具有提前预测车辆和行人移动方向的能力 ;

同理,你可以高价订阅 bloomberg terminal, 有着各种各样的非常细的海量金融数据 (或者噪音), 但并不意味着你真正把握事物运作的底层本质,这些海量数据并不一定能帮你提前捕捉大的趋势。

7.构建正确的思维模型的障碍有三:

  • 信息来源不足不全面, 甚至很多信息输入是虚假的。
  • 历练的时间长度不够,根据局部的短暂几年内的/不是一个完整经济周期的体验总结出一些似是而非的方法论。
  • 没有大量时间精力去反复深度思考, 或者投入精力后一段时间内没有明显收益,就选择放弃。

8.Elon Musk: Assert (“Money” == Series of heterogeneous databases insecurely connected with high latency. Primary purpose == Information system for allocation of human time. As automation++, value of money–);

马斯克老师说:”钱, 无非就是一系列不同类的数据库,彼此间用安全度不高的,高延迟的方式连接起来。 钱的主要目的是人类时间分配的信息系统。自动化程度越高,钱的价值越低。”

他是在说 btc 吗? 🙂

还是需要一个统一的数据库记账储值的。但未来的方向是: 1/ 数据库格式结构更统一 2/ 数据库很难被随意篡改或增发所稀释 3/ 数据交换可以毫秒内到账。传统数据库 (钱) 的存储/流通/利用效率相对还是低下。

9.Ian Tattersall:

“我们的头颅里面是鱼,爬虫和老鼠的大脑,还有最高层的中心让我们以独特的方式整合信息。有些比较新的大脑部件彼此之间通过非常古老的结构沟通。 我们的大脑是临时凑合起来的结构,被大自然在几亿年间, 跨越几个完全不同的生态环境下,机会主义般地组装起来。”

“当环境改变时,它们改变的速度通常很快,远超(生物)通过自然选择来适应环境的速度。当这样的改变发生时,你对自己老的环境的适应能力的质量已经无关紧要。任何你曾经有过的竞争优势可以(很快)被一笔勾销。”

10”《知识的错觉》”书摘之四:

“人脸识别中,最重要的一个要素,是不同容貌特征的相对位置。常人可以感知到眼睛间距或者嘴/鼻子/眼睛的相对垂直定位的微小差异。

人脸识别如此,所有的感知,都是如此。所谓精明,本质就是有能力从我们的感官接受到的海量数据中,挖掘出更深层次/更抽象的信息。有复杂大容量的大脑的动物,不只是简单地对于周围的光/声音/气味信号做出反应,而是对它所感知的世界的更深更抽象的特征做出反应。 这样它们可以感知到非常微妙和复杂的相似点和不同点,采取有效行动,即使是在从未经历过的情况下。”

记忆力过强/过于精细,所谓过目不忘, 是和大脑的复杂的“抽象能力”相矛盾的。意识到 Jeopardy, spelling bee 等一类主要考记忆能力的游戏,实际意义不大,甚至可能有害。

11.美国古人类学家 Ian Tattersall:

“和人类最接近的但是已经灭绝的(猿猴)亲戚,它们和我们最基本的差异,是它们的世界观,它们处理外界信息的方式,也就是说,它们的认知特征”。

人类认知质量、能源和信息的能力都要超过其他生物,本质上是认知构成这个世界的三大本体并运用的能力。

12.在一个不能亲自多渠道/多维度/全面核实原始第一手数据的地方去试图分析判断,去辩论,甚至下注去赌博, 实在是愚蠢得不能再愚蠢的事了。但我们往往被自己一厢情愿的迷梦所误导,把大部分时光搭上去做这类蠢事。蒲松龄老师曾说,“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尔”。有着全面信息优势的人看着那些被片面或虚假信息所误导的人们,何尝不是这么想。

13.信息透明度的整体大增,信息颗粒度的不断精细化,似乎是未来各行各业的一个主流趋势。那些靠信息垄断和信息不对称吃饭的老的商业经验和思维模型,会不断失去效力。

14.也许自我意识的形成,来自于一个长期的自下而上的生物进化,信息整合能力和自我反思能力不断层层迭代进步的一个过程。当组织结构复杂到一定程度,人们会以自上而下的角度,来审视讨论“自我意识”是个什么东西。但实际上我们所讨论的“自我意识”也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它没有道理只停留在目前的状态,当系统的信息搜索/反馈/整合能力,反思能力的复杂度再上升一个数量级,那么回头看普通生物人的“自我意识”,只能发出 “徒增笑尔”的感叹。

15.除了做好日常的事,更要常常反思,“我现在做的事是必须的吗?有没有成本更低或回报更高的选择?”

而扩大选择权的努力,又回到信息获取能力上。井底之蛙,是不可能意识到世界上还有很多自己看不到的选择的。理性人,应当承认,看不到的选择永远比自己意识到的/所能理解的要更多。

16.用指数基金管理的方法利用社交媒体之感想:

(1)社交媒体号,追踪的数目不必太多,上限是 600, 对标 S&P 600 smallcap index. 超过这个数目,很难带来实质信息价值。 可能减少到 400也行,对标 S&P 400 midcap index :)

(2)一个微博或者推特号,是否值得关注,最简单的方法,第一是看他有多少粉丝,粉丝数一般小于五百的,就不值得关注。如果他的信息有价值,就自然而然的会吸引新的粉丝,使粉丝数超过 500, 再关注不迟。这就好比天使投资一般风险很大,等到他收入/利润 超过一个量级临界点之后再研究不迟。

(3)一些号虽然粉丝数目巨大,但仔细一看信息没有任何营养,全是营销/情绪宣泄/或者重复无新意的噪音, 不要去关注。

(4)是否追踪某一个号,可以问这样一个问题: 这个号输出的信息流,是不是可以让我最有效地实时追踪变化的世界的真相,并因此而受益? 如果是,就加。这是唯一标准,而不是个人好恶。

(5)宣泄情绪的意淫无助于个人成长,而如果能够不断真正成长就完全无需意淫。

(6)如果一个号很久没更新,或者其输出信息流的价值明显不如同一个领域的另外一个人,应果取关,而去关注信息价值更大的一个人。

(7)信息价值的一个判断标准,在于它减少你对世界的模糊理解的不确定性,让你对真相看得越来越清楚。

(8)每删一个号的同时,要强迫自己加一个关注的新号。这样确保自己不过于偏狭。

(9)寻找关注新号的方法,一是看你关注的人有关注什么别的人,二是搜索某个你感兴趣的具体话题。

(10)时间长了,你定制的社交媒体上的这些实时信息流,就会自然而然地成为帮你理解最真实世界的一个有效窗口。比报纸或其它媒体更真实,而不会让你被各种喧嚣杂音误导浪费时间。、

17.有的时候看到别人做的事,明显不合(你理解的)逻辑,或者不符合(你理解的)利益,一般会存在几种情况:

(1)当事人,或者背后的客户的评判标准和逻辑框架和你的差别较大。有的时候只是需求不同,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比如有的风投基金,就是要烧钱,情愿十个项目亏九个,就是为了抓住那个可能的一俊遮百丑的独角兽,后面的金主就是要他把钱今年花光,等等,这就是其基本理念和行事逻辑,那么可能会有很多看似不理性的行为。 或者对冲基金,有的有非常严格的回撤管理要求,所以即使一个好公司,他也拿不住,被迫平仓,等等。

(2)当事人有一些隐藏的信息,或者利益输送,这些东西你不可能知道,知道了才会恍然大悟。其公开行为不符合其组织的利益,但是符合其个人的利益; 不符合你理解的长期利益,但是符合他理解的短期利益, 等等。

(4)当事人真的是糊涂蛋, SB。这种情况反而是少数。

不管什么情况,如果别人不问,不要自作多情去给别人出主意,否则会非常讨人嫌。反之,理解了大家的行为动机和思维框架,就能更好地适应环境,顺势而为。

虽然和我的原文语境不太一样,但这句话还是很深刻。”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 这种深刻的道理,居然没有收录到中学教科书,罪过罪过!:)

18.意识到很多时候看问题,理解问题都是盯着一个非常小的局部,只有非常局限的观察角度和信息输入,非常短的时间截面。如果拉长时间轴到十年以上,更全面理解每个环节不同玩家的观察角度/思维框架和心态,看到每个环节不同玩家在各自有不全面信息,彼此有各种误解的情况下互动博弈的情景,才能意识到以前是多么可笑和自以为是,才能对未来同时保持着敬畏和憧憬的两种心态。:)

19.信息来源、存储与流动
(1) 生命涌现的三个基本要素:第一要有很强的能量来源 ; 第二要有固体形态可以存储保留信息 ; 第三要有高流动性,可以实现信息的交流/组合/计算。

(2)这些是必要而非充分条件。

(3)太阳系里除地球外,其它行星要么是气态无法存储信息,要么是硬梆梆的一块不存在流通。只有木星,土星和天王星的的一两个个卫星勉强满足这三个条件。

(4)对比到个人的发展来看:第一要多人多经济发达的地方去发展。 第二,自己的工作要能够可以记录存储下来,供以后利用。给被人打工,做一些事务性的东西,很难有记录存储的功效。钱可以看成是一种记录存贮的形式,但是如果很快就花光了,也就无法存储下来。写作,艺术创造,打造产品品牌,都可以看成是记忆存储的工作。

(5)有了存储,还必须流通,寻求和其它资源组合/创造新价值的机会。所以不断各个渠道网络去努力传播,也非常重要。

(6)能够在 “能量/存储/流通” 这三点都做到的人/公司/组织,和没有刻意做到这三点的人/公司/组织,其差别类似 有机物/无机物的差别。

(7)可以看到,世界的发展史,就是一部: 能量摄取效率更高,存储效率更高容量更大,信息流通更快更多,生命形态更复杂的发展历史。

(8)所有的专业人士都应当思考创造一些属于自己的,可以长期保存,反复引用,广泛流通的产品作品,这样才能真正实现个人的有机成长。否则不断要出售自己的时间,来换取金钱谋生,是一种痛苦的/低层级的存在。金钱有时并不是最好的信息存储方式,如果被忽悠去举债而无力偿还那就更糟糕。

流通和计算似乎本质上是一件事。东西一流通,就会自然地发生各种排列组合。所谓计算,本质就是把不同的东西(输入)用不同的方法排列组合。算法的研究,无法就是提高流通的效率而已。所谓软件吞噬世界,就是说“最高效的计算能力,将会主导世界”而已。

By fengfa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