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IT的 rodney brooks 教授认为人的自我意识 (self consciousness) 只是一个幻觉,是大脑编造出来的一个自洽的故事。他举一个例子,有些脑胼胝体 (corpus callosum) 被切断而导致左脑和右脑分离的病人,当测试者问左脑,右脑在做什么的时候,左脑会迅速编造一个故事。

因为确认偏见而忽略掉某些信息的人,本质和左右脑之间连接被切断的癫痫病人一样荒谬。

再把关于思维模型的话题展开,很多人思维模型固化后,会自动拒绝吸收任何不在其模型内的外在信息,顽固的自我合理化。本质上这和左右脑之间的胼胝体被切断的癫痫病人是一样的。所以解决问题的本质是 信息来源的多样化,和不同信息之间的持续沟通与综合。

2.再把 David Eagleman 的 Brain: the story of you 读了一遍,里面提到这样一个有趣的可能:

第一,大脑就是一个通用的信息处理器。任何输入信息数据,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训练,大脑都可以想办法去理解和解释它。这就是为什么有的盲人可以通过舌头来识别图像 (录像机把视觉信息转化成电脉冲信息刺激舌头)。也有实验里把视觉信息转换成对盲人背部的压力,让其识别。 还有实验,把听觉信息转化成几个小马达在身体上的机械振动,而让聋子学会理解识别这些信息。

大脑并不在乎它是如何从什么渠道获取信息的,只要它可以获取信息。

第二,传统感知力的进化 (听,看,嗅觉,触觉,等等) 是要几十万年,几百万年才可以形成,完善。但现代科技可以通过人为的主动设计,训练,创造出新的感知方式和渠道。

第三,当大脑某些感知能力和操控能力经过足够多的时间训练重复后,它会变成大脑底层无需有意识思考控制的高效率神经网络的一部分 (类似于面对特定应用的集成电路 ASIC ) 。 比如你可以边开车边说话,边调整收音机按钮。这时候开车的技能已经变成无意识的行为。人们习惯每天家里去公司开车上班,如果突然要去新的地方,但如果大脑不去有意识的提醒自己,有时候会发生这种情况:一不留神就无意识的开到公司里去了,而不是自己想要去的新地方。

基于这种现象,一种可能是某一天你的大脑足够熟练做某一件事 (比如无线远程控制吸尘器或其它机器), 那么也许你可以一边大脑熟练的无意识地在无线操控吸尘器,一边在和别人开会。

第四,再延伸一下,以后可以通过网络,让任何人的大脑和世界其它地方发生直接连接,可以直接读取信息并且直接操控。没有限制。不像现在的互联网只能读写/听说。这将极大扩展大脑的感知空间,重新定义大脑的知觉和体验,以及个体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身份。

3.进化的方向永远是曲折多变的,所以永远不要 all-in, 给自己留空间随时转向。不要被他人 all-in 的口号所忽悠或者自我感动。

4.@美团网杨锦方 对于认知有深入的思考。 下面的文字来自于他。 “完全相同的环境,不同的人,其采集到的信息是完全不同的,带来的思考、感觉和行为也完全不同;这是因为选择采集什么信息是大脑的潜意识决定的,这个潜意识,来自于大脑的专用芯片组合;不同的人算法不同,不仅体现在对相同的信息会有不同的计算结果,而且体现在相同的环境会选择不同的信息进行采集;天赋的差异,从采集信息那一刻已经开始表现出巨大的差别,所以,不要怀疑天赋的巨大力量,你想在没有天赋的领域领先,首先在获取信息那个环节你就大幅落后了。做过二级市场证券投资的人都明白,信息劣势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5.前不久去西雅图办事,租了一辆奔驰 glk SUV, 每日租金一百多美元。但发现其导航系统极烂,最大问题是第一,因为没有键盘,每单个字母输入非常繁琐,至少要五到十秒。第二,因为屏幕小,没有办法很快的 zoom in, zoom out, 快速缩小或放大地图,以便快速确定自身方位。只能依赖于导航系统的声音信息,提前几秒钟提示什么时候該转向,严重缺乏实时更新的大局观。

大部分人因为主要是在本地开车,无法理解这个痛点。一旦开到陌生外地,这个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对于习惯了开特斯拉,使用其大触摸屏导航系统的人,传统汽车的落后导航系统令人发指,无法忍受。

展开说,大部分人在现代社会的各种盲动,本质上好比缺乏一个高效精准易用的导航系统,后果则是:获取真实信息成本高,时间周期长; 很难迅速准确的判断自身在社会,世界里的正确位置 (好比在大触摸屏导航系统上迅速 zoom in,zoom on),缺乏迅速精准实时调整发展方向的能力。

6.王川: 论串联 – 并联 – 大规模并联

(1)大部分人的工作方式是类似串联电路。学一个专业,有一个雇主,走一条路,或者同一个时间只能服务一个客户。

(2)有许多客户的公司类似并联电路,有几千/几万/几百万甚至更多客户的公司/明星就是大规模并联。

(3)串联者的体验,和大规模并联者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虽然孤立地观察,他们好像在做同一件事。

(4)串联者关心的是,与其串联的那个连接会不会断掉,因此想方设法去维护和连接节点的关系。

(5)大规模并联者关心的是,如何在耗费同样能量的情况下,建立更多有机连接。因此,他第一关心的是连接节点的群体特征,而不去迎合单个节点的特殊需求。第二关心的是,如何在单位时间内同等能耗下,提升连接的效率。

(6)串联电路的最大问题是,任何一个连接点上的误差,会在连接步骤中积累,放大。不管你在任何单一连接上做得多好。

(7)大规模并行的连接,反而可以因为其高并行度,导致下游的信息更加精准。

(8)智能大脑来自于神经元大规模并联的连接。“一个哺乳动物神经元平均有数以千计的输入和输出.相比之下,计算机每个晶体管仅有三个输入和输出节点。来自单个神经元的信息可以被传递到许多并行的下游路径。与此同时,许多处理相同信息的神经元,可以将它们的输入信息集中到相同的下游神经元。后一种特性对于提高信息处理的精度特别有用。例如,由单个神经元表示的信息可能是“嘈杂”的(比如说,精确度为1/100)。通过取平均值,下游的神经元小伙伴通常能够从100个输入神经元中提取更精确的信息(这种情况下,精确度能到千分之一) ” — 摘自科大少班校友,斯坦福神经生物科学教授,骆利群的”为何人类大脑如此高效“ 一文

(9)同理,拥有大规模并联的连接者,可以获得来自外部世界的精度更高的信息,因而更加真实地理解认识客观世界。而不是像串联者那样,被少数样本的不具代表性的信息变本加厉地误导。

(10)数量就是质量,巨大的数量带来的是新维度上的完全不同的东西。

(11)串联者是脆弱的,少数连接被切断会导致其整个世界的塌陷,因此其内心是常常焦虑的。

(12)大规模并联者是反脆弱的,部分连接被切断,只会自然推动他把精力转移到在别处建立新的大规模连接。因此其内心是平静的,对未来是不断好奇和憧憬的。

大规模并联,可以彻底弥补个体能力的短板。与其把个体的某个专项能力做到极致,不如把与外界的大规模并行连接做到极致。在同等能耗的情况下,超大规模的并行连接,可以高效实现一些在个体缺乏与外界连接时,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

大脑之所以是大规模并联的架构,不是来自某个主观设计,而是因为其它的架构都在自然选择中因为能耗过大,精度太低,过于脆弱而被淘汰掉了。神经元的大规模并行连接,自发涌现出大脑这样复杂的系统。同理,可以高效率建立大规模并联关系的社会,终将涌现出和大脑一样复杂的东西。

7.人脑

(1)关于人脑的知识看的越多,越发觉得人脑的架构之现状,和它的各种不足只是漫长的生物进化的一个偶然结果,一个过渡阶段而已。

(2)有一种所谓 split-brain 的病人, 为了治疗癫痫而把连接左右脑的胼胝体切断。后果是左脑和右脑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因此会产生一些古怪的行为:左脑和右脑瞬间变成两个独立的有各自意识的大脑,左脑看不到右边的空间,右脑看不到左边的空间。但是控制说话的左脑,并不会抱怨有什么问题。做测试时,如果在病人的左侧闪灯,然后问他是否看见,他会说没有。因为看见闪灯的是右脑,控制说话的是左脑,而二者之间不再有信息沟通。

(3)如果脑机结合技术给大脑增加新的信息和维度,那么那个超级大脑有更全面的彼此沟通的信息,再回头看普通人的情绪和喜怒哀乐,一定会像现在的我们看 split brain 病人一样,觉得普通人像个可悲的智障。

By fengfa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