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为了在有生之年听到几句真话,我不得不转战英语世界

为了在有生之年听到几句真话,我不得不转战英语世界,花去了漫长的五年学习后,总算是又能见到到一些人类生活的真实情况了,现在,我把这种对于英语与经济学的学习,看成是我个人性的一次积极努力,我觉得一辈子都不去尝试积极与努力,总会让我觉得有点遗憾,那遗憾总会有时不期而至,像是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是的,没有任何东西阻止我懂得一点经济学,学一点英语,看清楚一点我生活的这个世界。


      好了,经济快速增长的日子总算是结束了,人们不会被发财的事搞的过于兴奋以至晕头转向,忘记了世界上还有别的事情值得一做,没啥意外的话,以后的日子会更加平稳,可以让我更加平心静气地花时间慢慢阅读这个世界——希望如此。

2.英语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因为···

说英语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是因为它汇集了我们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信息,其中最大的一块是科学技术,我英语学到第六年发现,不仅化学无法绕过,(因你没法想象一个受过教育的人没有生物与医学的常识),接下来数学更无法绕过,因没有科学的英语与世界上所有其它语言没啥差别,最多就是多了一点八卦,比如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之类。


        再说一百遍,会英语的标志就是看懂所有的学术论文,而你只要想看懂论文,那么数学无法绕过,世界上所有重要的学术论文全部汇聚在英语中,从农民英语到真正的意义上的英语就差了十年的数学学习时间,任何一篇论文中除数学表达外的其余部分,你最多用一两年保证拿下,但数学部分不可能,稍微深刻复杂一点的论文都需要高等数学以上水平的数学能力,这能力没有十年拿不下。我认为这个常识你的父母老师没告诉过你,是因为他们太不走运了,但你完全不必向他们看齐。


         很多人认为认为他们会英语,包括母语是英语的人,其实他们会的是八卦英语,那是公元1800年前的英语,(没有科学技术的英语只是八卦,没有办法解决复杂问题)。就像很多人觉得自己中文不错,但他们用中文读不懂化学,内科学,分子生物学,运筹学,量子力学等等,他们同样会的是公元1800年前的中文,有可能他们就是古人,只是凑巧穿越时空搭了现代人的车而已,他们会用手机,但当你打开手机后盖,一个一个电子元器件的问他们这是什么,每一根引脚是干嘛用的,如何为每一个集成元器件编程序,他们会吃惊地反问:我凭什么为什么知道这个?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把点击手机与手机内部机构联系起来,所以手机对他们来说就是魔法,好笑的是,我本人直至四十多岁才发现,原来我以为人人都知道的东西,其实根本没几个人知道,就像没几个人知道英语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语言一样,就像没几个人知道你可以用英语读懂世界上所有的论文一样——有些人终其一生有可能都没有完整的读过一篇学术论文,原因就是没人告诉他们这些基本的常识性的信息,这就是你最好去学学英语的原因,因为只有英语世界中你才有机会遇到这样的人,我是指——现代人。


        我是三十岁时从罗素的一本书中第一次发现这一点的,他说一个人能够懂得所有的人类知识,我当时大吃一惊,以至于一夜都没睡着,因为他没有讲理由,后来我又读了几本讲分析哲学的书才知,对于剑桥三一学院数学不错的人来讲,这就是常识,2020年,也就是当下,世界上已有巨量的人,因受过不错的数学与英语教育而拥有了这个常识,对于他们来讲,不仅手机是透明的,所有人类发现的一切都是透明的,只要是人类能知道能理解的,他们都可以知道和理解,关键之处就是拿下数学。


        我建议有些读我文章的人试一试这种人生,它相当的别致,不仅令你有自由感,还有自在感,你能理解的事情越多,你就越放松,你紧张是因为你的目力所及总是有太多的黑匣子,比如手机,汽车,帆船,AI算法,辩证法,本体论,成佛,网球,对冲基金,等等等等——花时间去搞清每一件事,让它们对你透明,让你的生命自然而有机地融入其中,然后你会感觉眼前的世界完全不同,至少你会发现有些人类真的很有意思,有些人生也是。


        最后,对于那些不太走运的人,我是说把道听途说的韩寒马云之类的人生看作是人生成就的人,希望你有机会可以整月的跟他们打台球谈生意,以便发现他们从他们干的事情中获得了多少乐趣,而不是拿着几张报道他们的旧报纸,仔仔细细替他们计算他们赚了多少钱出了多少名,你没必要花时间搞得自己那么寒酸与凄惨,你完全可以盯着你自己的快乐,即使那快乐是你下午在一小河沟里钓上的一尾小草鱼——所有别人的所谓人生成就,如果不能让你从得到乐趣的话,它们就是屎,你还不如不知道——请看看我以前贴的Logan

LaPlante,他多半根本不知道韩寒马云的存在,他只是享受自己的自由和快乐?我希望你有机会十五岁就花巨量时间在滑雪和山地车速降上,不要像我,50岁买了滑雪装备和山地车,却没机会用它们来取回我青少年时的快乐,我能告诉你的是:趁年轻想办法去学习滑雪和山地车,整个过程都会令人极端开心,远超个人成就,绝大多数个人成就就是纯粹的个人运气,就是一个统计学上的概率,人类真正的成就你花不了多少年就能顺一遍,少得可怜,或者不要再看我的文章,如果它不能为你带来快乐和行动。

3.英语

我在我的文章中多次提到的现代最重要的的能力之一,移动能力,就是指离开写出评论一评论二这类人的能力,他们因各种原因被搞成了现在这样,就是喜欢一个人不分场合的表演与表达,即使没有观众也是如此,你不可能改变他们,因他们不是几个人,而是数量巨大的人群,需要一个成熟完整的教育体系才有机会做到,个人力量是不行的,你能做的,就是离开,去找到拥有跟你一样理解力的人群,融入他们,以便令自己生活更方便,而移动能力所需的最重要的几个技能之一就是多语言能力。如果你没有培养出自己移动能力来,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就只能跟他们交流合作,想想都累。

       就我所知,在英语世界里,一个人需要学习普遍的人类知识是生活常识,到了高质量的大学教育层面以后,低教育程度人群里所说的“专业”就消失了,剩下的问题就是你是愿意为哪一种知识花多少时间,耶鲁强调的通识教育讲的就是这么回事,原因是完成基础数学教育之后,你等于学会了另一种学习所有学科的语言,这样你就可以学习各种学科了,(一切你学不懂的学科主要不是因为你无法理解其原理,而是卡在数学表达上了,它需要花漫长的时间去学习与练习,比如《量子力学》),不使用数学的学科就更不用提了,它们对你而言将会非常容易。而且英语教育体系的核心就是理解,PHD之前,整个体系不鼓励你去做正式表达,而是鼓励你把全部的精力花在弄懂别人说的话上面,我是指所有的人类说的话,即人类知识,他们的所有的基础学术训练为此而设,直至PHD论文才是一个人的第一个正式表达,因为这种教育体系认为,你只有弄懂了别人的表达,搞清了表达规范,才有机会做出自己有价值的表达。


       这种教育不仅可以让你的学习高效,还让你解决问题同样高效,比如遇到问题,你会习惯于查找科学文献,也就是在PHD论文级别以上的资料中查找你的答案,而不是听一些外行的胡扯或是湮没在海量信息之 中,西方人为了建立这一知识库、知识生产、维护及交换系统,以及知识分发系统,花去了两千多年及巨大的代价,现在它建得非常成功,使得全人类都可以共享知识,英语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个知识库使用的是英语,当你学会了使用这一人类知识系统之后,你会从这个系统中受益无穷,同时,这个知识库很可能是人类至今共同拥有的,诸如现代法律、医疗系统等等少数几个真正积极的东西之一。


       当你学会并习惯于使用这个知识库之后,你的精神世界变成了由“我们人类已知的和我们人类不清楚的”两部分,它会让你离整个人类更近,你基本上一生都不会感到孤独,因为就人类生存的每一种情况,无论那情况多么复杂,多么罕见,你都能从中找到相应的知识和较好的应对,这就是你最好学会理解别人在说什么的意义,我认为这种理解能力越早在你的认知能力内生成越好,希望你看完我的这篇文章后,拾起你的英语或数学书接着看,不要在意没看或看不懂的人对你说什么,对于他们,你惟一能做的就是相信他们,相信他们对一切问题自有办法,相信他们能顺利地度过自己的一生,仅仅是相信本身这一点就足够了,此外你不必再做任何事——这一应对方法是我在多年摸索之后,最后终于从一个心理学派那里学到的,我认为是极好的应对。

4.开放大脑

即使到了2020年,我相信也没有一个奴隶的大脑能够想到100年前的一个自由人想到的事。学习英文让我发现自己的血管里流着奴隶的血液,我第一次发现,世界上有那么多那么明显的事情我居然熟视无睹,如果不学习英文的话,我至死都会对它们熟视无睹,因为我没有能力自己去发现,也没有人用中文告诉我——我的大脑被关闭在一个奇怪的角落里,在那里,除了深刻的自卑以外,几乎一筹莫展,我的整个青年及中年时期就在彻底的自卑中渡过,除了撒谎胡扯以外,几乎没有选择任何东西的机会——我当然见过自卑度比我还高的人,比如那些自信地说着“我绝对学不会数学的人。”,他们竟然构成了我的安慰——我知道他们比我更加不舒服,更多压抑,更多谎言,更多胡扯,我的笑声就建立在与他们的攀比中。

我知道那是错误的人生,我一直都知道,我猜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在你没见过对的东西之前,你就只能错下去。

去设法知道什么对的,什么是对自己有利的,什么是对自己好的,是人生第一件需要之为尽力的事情,没有搞好之前,你只能是感到不适的,这里面没有侥幸可言。

5.学习能力的核心就是学习习惯,以及基础工具知识的掌握

学习能力的核心就是学习习惯,以及基础工具知识的掌握,最基础的就是英语和数学,有了这两个工具之后,再用它们去学习所有其它要掌握的东西都相对容易。


       目前在美国湾区,软件工作的起薪已达10万美元以上,且工作之余,每天还有长达8小时的属于自己非睡眠时间,对于拿下英语与数学的人来讲,谋生变得如此的容易,以至于使得个人未来有了无限的可能性,我看不出一个人有什么理由不花出十至二十年的成本去得到英语和数学,从而使自助能力、个人自由成为确定的可能。


       随着时间流逝,我越来越不愿意听那些人拿不下英语与数学的人说自己生活辛苦,他们根本不配说,因为英语和数学才是辛苦的基本门槛,那些人学不会的人只不过是一直沉溺在自己的狂欢之中罢了,他们一直在干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根本谈不上什么辛苦——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没有人会天生喜欢学习英语和数学,但他们会每天为之工作而不是蒙混四小时以上,这种高强度的学习要维持连续十至二十年,如果比这种努力还要低的努力也算是努力的话,那么努力就是指一切人类可以干的事情了。


       在所有现存的人类中,我只是尊敬曾这样努力的人,我也希望在五年后的将来,我自己也能够完成这个努力,从而赢得自己的尊敬——让我在临死前对自己说,我这一生没有完全地偷懒胡混,也没有完全地辜负了我对自己的期望,我努力过,了解了一个努力的人类会如何感知这个世界。

B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