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来自 Reddit:


所谓传统,无非就是来自死人的朋辈压力。
Tradition is just peer pressure from people.

再引申一下,破除错误传统的正确操作,不应当是扭转周围人的观点(徒劳低效),而是寻找并迅速增长支持自己观点的人数。换句话说,避开现有的朋辈压力,另起炉灶建立自己的朋辈支持者。

2.Jeff Hawkins 的千脑理论(thousand brain theory)认为:
人脑对外界感知过程中,脑皮质层的不同区域同时对所观察物体建立模型,上千个皮质层区域同时可能有上千个模型,大脑内部存在某种协调投票机制,一旦某种模型的支持票成为多数,大脑整体就按照这种理解,去统一指导行动。

从这个角度,偏执狂,本质是因为输入信息过于局限,大脑内部投票机制一边倒地支持某个狭隘的思维模型。要扭转这种错误认知,需要长时间输入大量新的信息,不是一个很快就可以轻松完成的事情。

3.所谓经验教训,无非就是各种情况下不同行为模式的“投入/产出(或损失)/风险”的海量信息的长期积累。

读书学习研究,可以看成是低成本获取这类信息的重要方式。尤其是一些时间跨度非常大的事件的经验教训,无法全部靠个人的亲身经历,理解整个来龙去脉,因此尤其广泛地阅读各类不同视角的史料,尤其重要。

而信息数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再去套用当下的形势分析,会很自然地产生 pattern matching,更容易理解当前某个市场,某个事件是处于什么阶段,适合套用什么思维模型。

4.投资的理想境界是:when you are making money ,you are not busy. 因为你早就几年前研究布局好了。如果你还要每天紧张地看盘,纠结于股价每天的波动,搞得像一份工作一样,没有时间的自由,这就脱离了做投资的本来意义,效果上也会适得其反。

5.有些东西在有更多的知识武装后,根本不是风险,更多似乎是“被灌输的,自以为是的风险”,尤其是很多实地的原始信息多个角度告诉你,和书里讲的不一样,其实风险很小。

不理解事物底层机制,容易把结果归咎于运气,容易把成功者的能力大大高估,容易被各种外在欺骗信息所困惑。理解底层机制,才能理解事物发展不同阶段的不同规律,才能知道在哪个节点发力最有效。

6.很多时候,看到某个领域热火朝天,发展迅速,人潮汹涌的时候,很自然的第一胜利反应,是想马上加入进去,感受那种热火朝天的参与感。否则孤零零的掉队,大脑会自然产生一种痛感。这时候要抑制住自己的直觉冲动,参与热闹的通快感,不一定符合你的长期利益,有时甚至相悖。

一定要以更长事件维度的视角,调查研究,分析解读。即时要参与,在信息匮乏,没有彻底理解底层逻辑之前,开始不能投入太大,要随时准备纠错。

7.不能把自己的预设立场生搬硬套到外部世界,要尊重自己的一手信息提供的线索灵活调整思维。

改变自己的一厢情愿,是最困难的,也是最容易的。困难时因为每个人都有强烈的自恋情节,觉得自己特殊,觉得世界应该去适应他,而且很多一厢情愿的理念非常有诱惑性,或者让人觉得有美感,或者迎合了人的一些底层的情绪,尽管它是一种掩耳盗铃的自我欺骗。

容易是因为意识到,一旦放弃一厢情愿,以高度的现实主义不断调整对现实世界的认识,指导自己的行动,路会越走越宽,越来越容易。

承认自己有一厢情愿的倾向,是促进自己高度实事求是,不断主动改错的基础和起点。

人性的一厢情愿的本质的一个原因还是因为信息感知渠道狭隘,视角狭隘,经历见识少,因此不具备更复杂思维理解的能力,这不是简单劝说可以解决的。

(一厢情愿:wishful thinking
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8.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喜欢surprise,不管是惊喜还是惊讶,因为它意味着我原来的判断是不符合真相的,这种惊讶强迫人去改变对世界的认识。

只有更准确的认识,才能更好地适应和驾驭。

最怕的实际上是很长时间一点反馈都没有,或者虚假的反馈,这样浪费很多时间而不自知。

很多人做事无法坚持下来,是因为有相当长的时间,看上去没有办法获得有信息的反馈,不知道自己现在这种做法是否在正确的轨道上。

传统主流媒体的彻底式微,和社交媒体的全方位兴起,一个重要的差别就是,前者是单向的,缺乏密集的,迅速的,细颗粒的反馈。

以前很多创业的方法,是自己脑门一想,在很长时间缺乏大量直接细微反馈的情况下,花了很多时间金钱做一个产品,推到市场后,只有极少数非常成功,大部分则是悄无声息被市场接受,然后迅速倒下。这个过程里面的资源浪费是惊人的。

如果能够把自己置身于一个反馈迅速,全面、密集、精确的系统里,很多原来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所有的问题都归根于所处系统和外界的交互中,反馈迟缓,反馈虚假模糊,反馈片面,反馈不频繁。

9.看到一种说法,在人类没有发明火之前,直接吃草或者动物的肉,耗时长,能量转换效率极低,要支持现在普通人大脑的接近九百亿神经元,必须要一天花九个小时在吃上面。

可以这么看,每天要八小时上班,本质上和古猿人主要精力在觅食吃东西上是一样的。社会和个体的进步,本质来源于更多人可以从琐碎重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而有很多闲暇时间用于创造性的探索中,这种探索可以支持建立更复杂的个人信息基础设施,进而进一步大幅度提高信息处理和资源调动的效率和能力。

信息科学,本质上就是提高能量的转化与存储的效率。而能量转化存储效率提高,又可以支持更复杂的信息处理系统。信息和能量,永远是研究人类文明进步的两个最重要的变量。

10.信息更多、更全、跨越更长的时间后,会自然地意识到,主要精力致力于计算选择自己的定位,把自己置身于某个社会大趋势的前端,比到处乱跑乱动有效得多。

很多微观趋势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反而远远大于极少数宏观趋势。或者换句话说,当你对于十年二十年以后的某些大科技趋势进步的威力,有着比较确定的预测,对于原来很多纠结的东西自然地产生一种不屑的感觉。

11.2020.1.5 给大家推荐一些有价值的 Twitter 号名单,这些账号经常频繁分享有价值的投资和个人成长方面的信息知识,广度深度和多样性前所未有,而且吸引更多人参与互动,形成一种良性循环。这个名单后面还会继续增加。

@david_perell_
@Morganhousel
@TaylorPearsonMe
@BrentBeshore
@ShaneAParrish

Twitter 的 intellectual intensity (智能密度)别的社交平台无法比拟。和 Twitter 相比,微博的转发模式,似乎很难就一个话题让很多人集中深入讨论。

12.我们都爱把自己已经形成的理论思维框架,往真实世界上套用,即时遇到不同反馈也不愿改正。

正确的做法,是不断根据真实世界的各种原始信息,修正微调自己的思维模型,即时那些原始真实的反馈,可能和你的原来的臆想完全矛盾,让你犹豫迟疑或者痛苦。

13.意识到广泛的社交媒体连接的好处,可以时常听到一些全新的想法,完全意想不到的角度,发现新的思路可以去做某件事,或者发现可以做一些以前做不了的事。偶尔还发现一些 1+1>2的机会。大脑潜意识因此每天都有一种期待和憧憬的感觉,对身心健康非常有好处。

而每次回到自己的线下熟人圈子里,很快就会感觉无聊无趣,都是一些祥林嫂般的老调重弹。慢慢理解为为什么有些人和职业容易得忧郁症了。实际操作应该:

  • 多个社交媒体平台广泛连接。尽量寻找人气旺,最开放和多样性的平台。
  • 不断学习采纳有价值的新东西,给自己的思考创造增加新的素材。
  • 尽量广泛地分享传播自己的创作。
  • 第一时间拉黑不友好的连接。线上线下都应如此。

14.未来推动科技进步的直接最大的动力,来自于降低人和信息交流的成本,提高交流的带宽和速率。脑联网将是一个极有潜力的方向。

15.商业模式或者思维模式上领先超越大众,远比在同一模式下死磕要轻松得多,利润也可能高得多。

而商业模式或者思维模式的领先,又需要在一线有大量全面丰富的原始信息,帮助你自然地修正改变思维模式,这样在面临他人必然的质疑时,有底气不为所动。

商业模式,思维模式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就是在一线接触各种全面的细颗粒的信息,而且自己参与操作,然后意识到,某个地方有这个需求,某个地方做事的方法可以换个路径达到同样的目的,原来某个东西可以完全不需要了,等等。而且因为有原始信息优势,对于缺乏信息者的胡喷,有强大自信可以无视。

16.说“互联网下半场”这个概念的人,完全不懂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产生的海量细颗粒的全球信息交换,正在从最底层彻底改变世界商业结构和模式,而我们现在还在这个趋势的早期而已。

在一个信息流通非常迅速,边际成本和分发成本几乎为零的网络世界里,某件标准化的工作只要有一个人做的比你好,那么别人就会调用他的 API,那么你的努力就没有任何意义。对此,一种应对方法是增加信息流通和贸易的壁垒以保护自己利益,一种应对是做更高一层更独特复杂的工作。

17.传统社会的人际关系,好比不同版本的操作系统通过一种尴尬复杂的界面彼此沟通,要么就是老不回应,要么就是老是反馈莫名其妙的错误信息,要调试查错搞半天,因此效率极为低下。社会出现了应对这种低效系统的操作方法,或曰情商,或曰权谋,等等。这本质是一种低效率系统内的客观存在。

可以隐约感到社会的趋势是,很多传统的低效的人际交往慢慢不再被需要,各类商业活动交换可以用简单标准的 API 来迅速完成。人际交往,只有在少数心智都很成熟丰富和包容的人之间,才值得存在。但这种存在,也是要以彼此可以交流碰撞,创造出新的有价值的东西为前提,才可以持续。

18.人和人的差距,就是在“个人信息基础设施”方面开始不断拉大。

19.思考:

  • 1/ 每个人做决策时,势必会犯错误,严格说是偏差。这种偏差往往不是因为我们不够聪明,而是因为信息输入有局限,或者被输入了虚假的信息,更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事物的演变的复杂程度远超我们的有限思维模型可以想象的范围。所以偏差是必然,没有必要觉得丢脸或者不好意思。
  • 2/ 在必然有错误和偏差的情况下,纠错的能力就变得十分重要。但实践中根据情况变化,要做到迅速纠错,非常困难。一个重要障碍是纠错必然会有成本,纠错成本必然会和一些短期局部利益发生冲突,纠错成本越大,纠错能力就越弱。因此对于一些重大决定,尤其是不可逆或者可逆成本极高的决定,要极度慎重。决策的速度,要和纠错成本直接挂钩,纠错接近零成本的行为,要多去大胆尝试。投资时,一级市场的纠错成本,往往远大于流动性好的二级市场,就需要极度慎重。类似的,杠杆率越高,纠错成本也越大。
  • 3/ 实践中大部分人判断进展的指标,是自己有限视角看得到的短期利益的获取,而完全罔顾纠错成本。一旦深陷泥潭,最后往往选择死磕到底,一错再错,无它,就是因为纠错成本不断增高,死磕是短期阻力最低的那条路径。或者说,当你选择了纠错成本高的那条路径,最后的毁灭已经是数学上的必然和时间的问题而已。再换个角度说,始终把自己放在一个纠错成本极低的路径上,道路越走越宽和长期利益的获取,也是一个数学上的必然。
  • 4/ 历史的记录中,胜利者往往会把自己过去犯的错误掩盖美化,而把失败者勾勒成一个自始至终就非常愚蠢刚愎自用老犯错误的 sb. 但实践中往往会发现,这并非真实运行的机制,实际情况是一部分原因是运气,一部分原因是大家都在犯错误,而有的人纠错机制灵活,有的人只顾眼前利益,把自己逼到一个纠错成本极高的死角里而已。不实事求是,不从纠错机制的角度来指导自己的决策,大部分人不可避免的永远无法吸取历史教训,重蹈前人的覆辙。
  • 5/当你的纠错成本比大部分人要低,当你把科学的纠错机制作为决策的重要一部分时,就自然而然更愿意多探究多试错,还没开始就已经赢了。
  • 6/当利益和纠错成本矛盾时,纠错成本永远优于利益,因为错误和偏差是必然的。无法纠错造成的巨大损失迟早将吞噬所有的利益。
  • 7/另外一个问题是一个团队犯错误,要迅速扭转方向,纠错成本极大。及时个别领导者要改,但要说服底下人众多部门牺牲自己短期的确定的利益,以换取团队整体减少损失趋利避害,在早期几乎不可能。所以,不必为大公司看上去人多热闹所迷惑,方向一旦偏离,这些大公司和僵尸无异。
  • 8/还有一种情况,有些人为了掩饰自己的僵化无知,去嘲讽探索过程中的不断调整,并贬损其为flip flop。不要为这种风言风语所动,千万不要因为外人的嘲讽而放弃自我纠错,从不犯错的先知多半是骗人的。

@硅谷王川:过去二十年一个被很多人低估的反直觉现象是开源社区的蓬勃发展,两个典型是 Linux 操作系统,和维基百科。在二者发展壮大之前,没人相信它们可以做起来,开发者都是些没有报酬的,怎么可以做得好? 但开源系统有个关键特点,自我纠错查bug 的时间是常数,O(1). 封闭式系统可能搞很长时间也无法 debug.

@硅谷王川:错误还可以分成两类,一种是如果你不去管它,最坏也就是肉烂在锅里,损失有限,比如不带杠杆融资的股票投资。还有一种是如果你不去管它,损失越滚越大,会可能导致彻底毁灭。裸做空股票,和发动侵略战争都有可能演变成第二类错误。要原来有可能演变成第二类错误的行动。

B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