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 麦克卢汉《理解媒介》一书。

1.一切技术都是身体和神经系统增加力量和速度的延伸。对人体通过延伸而增加的力量和速度所做的反应,又产生新的延伸。新的需要和新的技术回应不断累积,最终导致的并非传统的外爆,而是一场空前的内爆。

2.高清晰度的媒介提供了许多信息,对使用者的要求很少。相反,低清晰度的媒介提供的信息很少,要求使用者去填充缺失的信息。这就是冷热媒介反差的基础:高清媒介热,低清媒介冷。

讨论课和讲授课的反差说明,热媒介的参与度低,冷媒介的参与度高。其他的例子提醒我们注意,和“清晰度”及“信息”一样,麦克卢汉所谓的参与主要不是指思想的卷入,而是指媒介调动我们感知的方式。

4.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现代社会的未来及精神生活是否安定,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传播技术的强度和个人的回应能力之间是否能维持平衡。数百年来,人类在这方面的失败是典型而完全的。对媒介影响潜意识的温顺的接受,使媒介成为囚禁其使用者的无墙的监狱。

5.任何其他形式的媒介,只要它专门从某一个方面加速信息交换或流通的过程,都会起到分割肢解的作用。

6.一切技术都是知识从一种形态转换为另一种形态的转换器(此为本章题名的拓展),自动化是有机模式,语词是信息检索的手段。

7.光线是一种非专门化的能量或动力,其特性与信息和知识的特性完全相同。电力和自动化的关系也具有完全相同的特性,因为能量和信息一样,都可以用于许多不同的方面。只有把握这一事实,才能理解电子时代,尤其是自动化时代。现在,能量和动力往往与信息和学习相互融合。市场机制和消费往往与学习、启蒙信息的吸收结合在一起。上述一切都是电力内爆作用的一部分;经过千百年的爆炸和不断加强的专门化以后,电力内爆正在继之而起。电子时代实在是开启心智的时代。正如光线既是能量又是信息一样,电力自动化将生产、消费和学习整合为一体,使之成为一个密不可分的过程。由于这个原因,教师已经成为美国经济中最大的一群雇员,而且很可能将成为美国经济中唯一的一群雇员。

8.自动化使学习本身成为一种主要的生产和消费。可见惊呼失业是愚蠢的。带薪学习正成为一种主导的就业方式,正在成为我们社会新财富的源泉。这是人的新社会角色;相反,机械时代老式的“职业”观念,即“工人”的分割任务和专门岗位的陈旧观念,在自动化条件下就丧失意义了。

9.自动化必然以伺服机械和电脑为前提。换言之,作为储存和加快信息流动的电力,必然是自动化的先决条件。这些作为储存器(即记忆器)和加速器的特征,是一切传播媒介的特征。以电力来说,它储存和运输的并不是物质实体,而是感知和信息。至于技术的加速发展,则已经接近于光的速度。而一切非电力媒介却只能略为加速事物的发展。轮子、道路、轮船、飞机甚至火箭,都全然缺乏瞬息万里运动的性质。

10.大体上说,电力加速需要人们对终极结果有完全的了解。但是,尽管机械加速在急剧地改造着个人和社会的生活,然而它们还是可以按序列发生。就绝大多数人而言,过去他们可以靠单一的技能安度一生。电力加速机制出现以后,情况已决然不同。高级行政人员到了中年时需要获取新的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这是电力技术最普通的要求之一,也是最令人苦恼的事实之一。高级行政人员即“大人物”——这是他们业已过时的具有讽刺意味的称呼——现在应归入人类有史以来受压力最大、烦恼最多的人之列。

11.过去耗费心血、通力合作用机械手段完成的东西,现今可以轻轻松松地用电子媒介完成了。于是,电力时代就困扰着失业和失去财产的幽灵。财富和工作成为信息因素;经营企业,使之与社会需求和市场挂钩,都需要崭新的结构。电力技术问世以后,支配工业生产的瞬间形成的、新型的相互依赖和相互作用,同时又进入了市场和社会组织。因此,应付奴隶式劳动和机械生产所设计的市场和教育再也不适用了。我们的教育很早就沾染了机械主义的支离破碎性。它现在受到的压力日益增加,它需要深刻性和相互关联性;在电力组织的同步世界中,深刻性和相互关联性是必不可少的。

12.自动化使文理综合教育成为必需,这一点乍看似矛盾其实不然。伺服机械的电力时代,把人从刚过去的机械时代中那种机械的、专干一门的奴性中解放出来。机器和汽车解放了马,把它弹射到娱乐业的高度,自动化对人的解放亦是如此。我们猝然得到的解放形成威胁,它要求我们挖掘自己找事做的内在才智,要求我们发挥自己参与社会生活的想象力。这似乎命里注定,它要求人在社会中扮演艺术家的角色。其后果是,多数人意识到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养成了依赖工业时代分解切割和重复程序的习惯。几千年前,游徙不定的采集食物的人,接受了定居的、相当静止不动的工作任务。他开始走专门化的道路。文字和印刷术的发明,是这个专门化过程的两个主要阶段。在分离知识和行动的作用中,文字和印刷术是极为专门化的媒介。不过,有时似乎有这样的趋势:“笔胜于剑”。然而,借助电力和自动化,分割过程的技术突然与人际对话融为一体了。人们突然成为游徙不定的知识采集者,这一游徙性前所未有,人的博学多识也亘古未有,从割裂的专门化程序中解放出来的自由亦前所未有。另一方面,人们卷入整个社会过程的深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因为电力媒介使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在全球范围内延伸,使我们顷刻之间与人类的一切经验互相关联。我们在股市消息和报纸头版的轰动新闻中,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情景。所以如果有人指出,我们可以在电脑上“飞行”尚未造出的飞机,我们就会比较容易把握住这一方面的情况。飞机离开设计台前,就可以给它的规格编制程序,就可以在各种极端的条件下试验其性能。新产品的开发和新组织的试验,也可以用计算机预先设计。借助计算机,我们现在对付复杂的社会需求时,可以像过去修建私宅时那样胸有成竹。工业作为一个整体变成了结算的单位;同样,社会、政治和教育作为整体也成了结算的单位。

13.快速而准确地储存和传输信息的电力媒介,使规模最大的单位和小单位一样容易驾驭。因此,社会必然要发生的变迁,通过一座工厂或整个产业的自动化,就可以提供模型,因为变迁的原因还是那些电力技术。整体上的相互依存是首要的事实。然而,在电磁现象相互作用的整体场中,设计、重点和目标的选择范围,大大超过了机械化条件下的选择范围。

14.因为电能不依靠工作场所或操作的类型,所以它在所需完成的工作中造成了非集中化和多样化的格局。这一逻辑在火光和电光的差别中是足够明显的。围着火塘烛光取暖采光的人,在独立的思考或独立的任务中就做得比较差;他们的能力比不上享受电光的人。同样,自动化中潜在的社会和教育格局,是自主经营和艺术独立的格局。恐惧自动化,将其视为使世界千篇一律的威胁,这是把机械标准化和专门化向未来投射的结果。然而,机械的标准化和专门化如今已成为历史。

15.信息流通加快与货币转换力量加强必然带来一种发财的机会。那些提前几个小时或几年——提前的时间视情况而定——预料到货币转换力量的人,肯定可以发财。我们今天特别熟悉的,是借助超前信息使人靠股票、债券和房地产发财的例子。过去,财富与信息的关联并非一目了然,一个社会阶级可以垄断从偶然的技术变迁中产生的财富。

16总之一句话,货币不是封闭的系统,它自身没有独立的意义。作为一种转换器和放大器,货币具有用一事物替代其他事物的特别力量。信息分析家已经得出结论,一种资源替代另一种资源的程度随着信息的增加而增加。我们知道的东西越多,我们对任何一种食物、燃料或原料的依赖就越少。现在的衣服和家具可以用许多不同的材料来制作。在许多世纪里,货币曾经是信息传输器和转换器,但它现在的功能正在越来越多地迁移到科学和自动化里去。

By fengfa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