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处在区块链行业历史的前三分钟,这个时代意味着什么

https://mp.weixin.qq.com/s/JEG2okBIHZBzCV3nfu1Rlg

Dovey Wan 德拉图Delato2018-04-10

4月8日下午,“区块链合伙人加速计划”首场沙龙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举办,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Dovey Wan做了主题分享,以下是分享全文,enjoy:

基金简介:丹华资本由斯坦福大学张首晟教授创办,现管理超过6亿美金规模的两支美元基金和一支人民币基金。丹华资本从基金成立开始即布局区块链领域投资。

Dovey Wan:非常感谢大家过来听我的分享。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在中山大学读软件工程,之后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读信息系统master,毕业之后去了eBa硅谷总部。2014加入丹华资本, 现在是丹华资本的董事总经理。丹华资本不是一个纯粹的区块链的基金,其实我们是“古典投资人”我们投资有几个大的板块划分,如果从技术栈来看,我们的投资涵盖了数据基础架构层,数据处理层,数据应用层。区块链是一个横跨三个层级的板块

世界即可编程

我认为世界的一切都是可以被编程的。一个比较有趣的个人人生哲学就是“生命本身就是一个计算机” 。

首先生命一直在获取能量来维持稳定态(对抗熵增加)能够有效获取能量,就是靠我们的基因组信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基因组是生命体得以存活的有用信息的一套记录。生物体超强的适应力与环境息息相关。如果我们在一个培养皿里面装了一堆细菌,培养皿的一边是糖水,另外一边是普通的水,细菌会根据自身的基因处理外界的信息,它处理外界信息的结果不是做随机运动。如果细菌能够可靠地朝食物来源的方向游动,那它就更具适应性,因此比随机游动(熵最大,最混乱)、仅靠运气获取食物的细菌生长得更加旺盛。生物体状态及生物体生活环境之间的联系表明,二者能够共享信息。正是这些信息(基因组的遗传信息)帮助生物体躲避了自然规律下的平衡态:熵最大化,对于生命体来说就是死亡。这样看来,生命可以被视为一种计算过程—它的目标就是最大化地实现有意义信息的储存和利用。所以生命本身对我来说,其实特别像计算机,我们的基因决定了我们跟外界交互的信息的通道,我们可以更好的利用信息,可以更好的生存繁衍,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围绕可编程进行的。

丹华资本的投资哲学

我们的投资哲学有三个

第一个是In math we trust. 中国可能有更多的商业模式创新,比如滴滴或者是uber看似是商业创新,但是其实是解决经济学问题,在出现surgeprice之前(高峰期间的溢价)uber只是叫车软件,没有带来特别多的所谓生产力的改进。什么时候会变成有数量级生产力改进呢?是引进了加价这个方式,从而更好的调配供给和需求,是通过对信息的收集和分发来解决了经济学问题。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看到的很多东西其实都是很类似的,最终到了底层其实都是有很多数学原则支配。

第二个是 it from bit,bit指的是比特,是信息的最小的单位。我们看到人类发展到现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后,有一个指数型增长的科技创新。但是如果我们去翻50年前的报纸上的航空列表,会发现从纽约飞伦敦的飞机没有变快反而变慢了,在过去50年来,我们很多物理性的创新,比如汽油的燃烧率,燃料利用率,发动机的效率等等都是在做线性的增长,过去50年指数型增长和爆发性增长是由比特世界,即信息世界来主导的。

这个就会延伸到我们第三句话,就是information density,我们发现过去20年的重大革命性产品或者技术,都是信息密度的飞跃结果,信息密度的含义有两层

第一层含义就是在单位时间内,人们可以处理信息的多少

第二层含义就是在给定计算资源的时候,可以处理多少的有效信息。

还是拿刚才滴滴的例子说,因为它是汇集了很多供需信息,知道在哪一点什么人在叫车,在什么地方会有司机,有了足够多的信息,可以以十倍的效率完成供需匹配,它有这些供需信息,就可以比原来的出租车产生十倍的供给和需求,这些供需双方的资源本身客观存在,原来没有很好的匹配起来,这个匹配的关键就是信息。人工智能可以让我们在单位时间内处理比原来多若干个数量级的数据,虚拟现实可以让我们在单位时间内处理至少比2维度世界3倍或者以上的信息,这是我们第三个投资哲学。

By fengfa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